我的兩個同居女友 第六章 被稱為二奶的兩個好女孩

时间:06-28

第六章 被稱為二奶的兩個好女孩 「啊!每天和好朋友一起吃這麼美味的早餐,真是好幸福啊!」小妖精雙手捧著裝滿果汁的玻璃杯。 要是有你們兩個這樣的老婆,那才叫幸福?!我在心裡偷偷的說。 「怎麼,這才幾天啊,這麼快就把我當朋友啦!」我安慰自己,和美女做朋友也是件比較幸福的事了。 「這個你就不懂了吧!」天使似乎特別喜歡奶制食品,難怪皮膚會那麼白皙。「做朋友不一定要多長時間, 有些人認識了一輩子,結果見面還是形同路人,而有些人只是偶然的擦肩而過,就注定了會是一輩子的朋友!」 「嗯。同意CC的觀點,就像我和CC,以前根本就沒見過,可是第一次到你家的那天,我們就成了無話不說 的好朋友。」 「那是因為你們有很多共同語言啊!二奶奶!」我一時沒注意,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二奶奶」,這個 詞用的好,真是一語雙關啊,我怎麼就那麼聰明,會想到這麼好的詞兒,哇哈哈。不過顯然這個詞兒,必然會 招來殺身之禍,果然下一刻,餐桌下的雙腳被小妖精用她的雙腳用力牢牢的固定在了地面上,而我疼的張開嘴 剛要大喊,卻被一隻拖鞋迎嘴而入,接下來我只見兩個美麗的卻不同大小和膚色的拳頭,離我那美麗的大眼睛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在我還沒分清哪個是天使的,哪個是小妖精的的時候,我只感覺我看到了 好多美麗的星星,奇怪啊,這些星星還會轉圈啊。然後我夢到自己被牛頭和馬面分別拖著我的一條腿,把我扔 出了一扇門。然後我就失去了知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人用力的搖醒了,「呦,兄弟,怎麼一夜沒見,變國寶啦!你功能到挺全乎啊!」 我揉了揉有點掙不開的眼睛,原來是樓上的二哥,「怎麼了,兄弟,讓人煮啦!」 靠,我要是說被兩個小丫頭CEI了,也TMD太丟人了啊,「啊!真TNND的背,早上出去晨練的時候,跟兩哥 們起了口角,靠!那兩爺們,簡直不是人,整個倆熊瞎子,黑不流球的,比我高出兩個頭,加一塊足有五百斤 (二百五一個),不過,那我也沒含糊,這不那倆B,到底後來被我一頓胖揍,跑了!當然我久不鍛煉了,也 掛了點彩!」 「那你咋不進屋,在這睡上了呢!」二哥疑惑的對我左看看,右看看。 「啊!那不那什麼嗎?」我的思維飛速的旋轉,「那啥,打啊打的,我不就鑰匙打掉了嗎?加上我也累了, 就沒急著找開鎖的!就這瞇了會!呵呵!涼快!呵呵!解乏!呵呵!」 「找什麼開鎖的啊,家不有人在嗎?怎麼不叫門啊!」小妖精雙手掐腰出現在門口。 「是啊!是啊!快起來,地上涼!」天使上來攙我。「趕快回屋解解乏。」 「啊!有人在家啊!哈哈!我咋不知道呢!什麼時候來的啊!表妹!」我回頭看向直溝溝的二哥,「那二哥 我回屋了啊!那倆爺們簡直不是人,是倆熊瞎子!」 「那個,二哥是吧,有空來家竄門啊!」小妖精對他露出個甜甜的微笑。 「好啊!呵呵!」在我們都進了屋,關上了門才聽到二哥呆呆的聲音,然後居然聽到了有東西滾下樓和殺豬 般的慘叫聲。 「不是人!哈!」天使把我重重的摔在沙發上。 「熊瞎子!哈!」小妖精改雙手交叉的抱在胸前。那明明是要揍人的架勢。 我還沒說我夢到牛頭馬面呢! 「靠,那麼也太狠了吧!」我委屈的想哭,「我又捨不得動手打你們,那總要過過嘴癮啊,要不你們叫我怎 麼平衡啊!」 「捨不得?」天使的眼神變得柔和了許多。 「捨不得!」小妖精重複著,雙手慢慢從胸前垂了下來。 我都不知道這三個字有什麼特別,可是接下來我不但沒再次受到蹂躪,反而看到兩個無比溫柔的美女,人手 一個剛煮熟的雞蛋準備幫我敷眼睛。 「不用了吧,過幾天就好了,你們能有多大勁啊!」都把我打暈了,你說能有多大勁!「過幾天就好了,只 是看來今天沒臉去見同事了!」 「我們幫你請了假了,你就安心的在家休息吧。」小妖精也會這麼溫柔。 我發現自打她們搬來我家,我唯一看得到的好處就是可以名正言順的翹班而不被記過或者扣工資。 「來,把眼睛閉上吧。敷一敷淤血會散的快些。」……都打出淤血啦,還沒照過鏡子的我有點不敢 去看自己的樣子,「閉上吧,也算是我們賠禮道歉了。」天使溫柔的靠近我。 「就是啊,快點,難道還要我們使用暴力!」小妖精揮了揮她可愛的小拳頭。 我只好乖乖的閉上雙眼,「起是我也沒說什麼啊,只是叫你們……」我不敢再說出那三個子,免得 在招來橫禍。 「其實別人怎麼說,我也沒覺得什麼啊,可是聽你一說,我真的好生氣。」小妖精是不是生病了,怎麼聲音 那麼弱。 「我也是,我當時好像失去理智了!我還沒打過人呢!」我靠,沒打過人,那我是什麼東東。天使又淡淡的 說,「本來還很生你的氣,可是聽到你說捨不得三個字的時候,我又清醒了過來。」 「嗯,我也是,要不我本來想繼續教訓你來的,你居然說我們有五百斤,你什麼意思啊!」小妖精輕輕的掐 了我一下。 「其實我只是開玩笑,隨口說說,你們也知道我多麼的沒正形,我可沒有一點看不起或者嘲笑你們的意思啊!」 「其實我們也知道,可是當時真的氣不打一處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小妖精幫我揉了揉剛才她掐過的地 方。 「可能是我們不只是把你當普通朋友那麼簡單,所以聽到你也那麼叫我們,我們才會那麼激動吧!」 「嗯,的確是。對了你還記得上次我和你說我和李哥一起不是為了他的錢的事嗎?」 啊!不說,我到忘了,我一直想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當然記得啊!能不能說說。」 「當然啊,我這麼問你,就是要告訴你啊!」她拿下雞蛋,「你聽說過XX集團公司嗎?」 「當然啊,非常有名氣啊,聽說那家公司資產幾十個億啊!在世界上都首屈一指啊!為什麼這麼問。」我示 意天使可以停下來了。她把雞蛋放下,然後靜靜的聽著。 「我是那家公司總裁的最最疼愛小孫女。」 「……」我後來聽天使說我當時的嘴張的足可以吞下一枚愛國者導彈——太誇張了吧! 「我有一次自己出去旅遊,在上一座山玩的時候不小心掉下了山坡摔斷了腿暈了過去,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 夜裡了,我當時害怕的要死,就拚命忍著疼痛往上爬,可是劇烈的疼痛讓我又暈了過去。等我再次醒來時,我已 經在附近的旅館裡了,聽從醫院來的醫生說,我是被一個男人找到的,並背到了這裡,那個男人是誰,你也該 猜到了吧!」傻子都知道,可是這麼容易就以身相許了,我怎麼碰不到這樣的好事啊,我不禁再次要喊出那句 真理——同樣是男人,做人的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第一個說出這句話的人簡直是太有生活拉!我服了!「原 來,李哥當時也是去那裡遊玩的,他是和朋友一起去的,他和我說白天他聽到有女人的喊聲而且聲音越來越遠, 應該是有人掉下山坡或者懸崖了,他就說要找找看,可他朋友都說他有病,可他說要找一找,讓朋友先去旅館 再找找就去和他們會合。可他居然找到半夜,並且真的找到了我。」 看來想要碰到需要幫助的美女,有一定的運氣是遠遠不夠的,最起碼還要有七成的努力。 「在知道我是自己出來玩的情況下,他讓一個女同事給我家裡打電話,說我是他們一起去玩的,可能還要在 玩一些日子,讓我家裡不要擔心。後來他的朋友都要回去上班,他就一個人留下來陪我,照顧我,我好了之後, 我們還時常聯繫,日子一長就有了感情!」 「那你知道他有老婆孩子嗎?」我有點擔心。 「知道啊,其實是我先追他的,他一開始就說他有很愛他的老婆和孩子,就算和我一起他也不會和老婆孩子 分開。可我說無所謂,我只要他能常常來看看我就可以,我不要什麼名分!」 「那他知道你是XX集團的孫女嗎?」我比較關心這個。 「不知道,呵呵,我從來就沒和他說過,他也沒問過我。其實如果兩個人心中真的有對方,身份地位一點都 不重要。」 「呵呵,之所以我們會那麼快成為好朋友。是因為我們的招遇差不多啊!」天使會心的一笑。 「我從小就是個孤兒!在福利院時雖然那裡的人都很疼我,可是等我有能力自己照顧自己有了自己的工作, 就很少會有被人疼的經驗了。在第一次的真正單獨採訪中,我認識了張哥,他非常耐心的協助我完成工作。然 後他就經常和我聯絡,開始追求我,當我知道他有妻子孩子的時候,我很厭惡他,我覺得他是個不付責任的人 ,可是後來在幾次的接觸中,我感覺他很愛他的家,追求我其實只是想保護我,怕我一個人被人欺負,我可以 感覺到他的真心,慢慢的我接受了他,後來他雖然幫我買了樓,也時常會來陪我,可是他從來沒強迫我為他做 什麼,更沒有和我有過……,其實現在看來,名義上我是小老婆,可實際上我只是個小妹妹罷了。」 「不是吧。怎麼可能!?」打死我,也不會相信啊,這和平時老花天酒地的兩個傢夥根本就不是一個人啊 ,這兩個人,平時唱歌都會找小姐,並且老愛佔便宜,動手動腳的,怎麼有美女相伴的時候,反倒成了君子了 ,太不可思議了,殺了我吧! 「你是不是不相信啊!呵呵!可是CC早就知道了!」 「是啊,我的事,菁菁也知道。」 「……」原來只有我蒙在鼓裡。 「你一定覺得奇怪,他們和你平時看到的,怎麼會有那麼大差別!」小妖精開始包雞蛋皮。 「其實每個人都有很多面,雖然可能自己都不承認,可是生活中在面對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的時候,幾乎 任何一個人都會有著不同的態度和處理方法,只要你仔細想一想,你就不會覺得張哥李哥在我們看來是兩種人 這見事,有什麼奇怪的了!」天使也開始包雞蛋皮。 她這麼一說,我回想當天起在肯德基,她們對待那個金人的態度,還有小妖精對待爽兒和在鞋店外面對我 說話的表情,今天我說錯話對我的態度,以及她們對張哥李哥撒嬌的表情動作等等等,還真是不一樣。很有可 能那兩個傢夥在面對神仙一樣的兩個女孩時,都良心發現,把心裡僅有的那點人性釋放了出來也不一定! 「啊,你別說,還真是……嗚!」我被兩顆雞蛋塞住了嘴。 我的嘴可以同時塞下兩個熟雞蛋!??還真沒準有可能吞下一枚愛國者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