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杏母女嬌

时间:06-28

叮咚叮咚的門鈴傳入了李綠仁的耳裡,「是他來了,是他來了,敖林那狗日 的真的來我家了。」李綠仁喃喃念叨心裡瞬間就像被打翻了五味瓶酸、苦、辣、 鹹就是沒有甜。 叮咚叮咚門鈴聲再次響起,這次外面的人按得更加急促,彷彿正用門鈴傳遞 自己的怒火。 李綠仁不敢再耽擱,趕緊起身開門…… 「你來了?你來了!嗨嗨。」李綠仁弓著腰低著頭訥訥道: 「怎麼好像你不是很歡迎我啊??怎麼這麼半天才開門?」門外的男子極為 不爽地道: 李綠仁聽他這麼一說,嚇得舌頭直打顫:「怎……麼會?我……我……林哥 絕對沒有我對天發誓。」 「切,還林哥呢,你幾歲我幾歲?」男子對李綠仁揚了一下頭道: 李綠仁聽了男子的話後更是覺得難受尷尬。站在那裡,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你……你來了?」突然一個嬌羞扭捏的美婦人映入男子眼簾。男子看見美 婦喜上眉梢哪裡還去理會李綠仁? 「寶貝,想我不想?」男子張開雙臂吊兒郎當地走向婦人。 婦人沒搭話只是嬌嗔地瞟了男子一眼就任他把自己摟在懷裡。隨即又用那媚 眼看了李綠仁一眼。 男子好似知道婦人在想什麼,一把將婦人樓得更緊,還重重地在她臉上親上 一口道:「沒事有我呢。」 只這一下婦人就癱軟在男子懷裡,再也顧不得李綠仁了,只嬌嬌地「嗯」了 一聲。把頭藏進男子的懷裡。 男子被美婦人弄得心情大好。大咧咧地摟著美婦坐在李綠仁的沙發上。兩人 你親我熱起來。 李綠仁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趕忙走過去,搓著手道:「歡迎林哥……林先生來 我們家做客,您要喝什麼茶我去泡。」 敖林劍眉一挑道:「你說什麼?」 李綠仁頓時不知所措,瞪著一雙驚恐的眼睛看著眼前的男子。 敖林把整個脊背靠在沙發上雙手倚在沙發最上沿道:「你還滿見外的嘛,我 們都這麼好的關係了,還是你的客人呀?」 李綠仁連忙點頭哈腰道:「不是,不是,當然不是。」 敖林用小指撓著自己的耳朵道:「我竟然不是客,那你說我是什麼?」 李綠仁不知道怎麼回答又怕貿然回答惹怒了眼前的男子,那表情極其精彩。 站在那吱吱唔唔了半天也說不出過所以然來。只好可憐巴巴地瞄向自己的妻子, 口裡小聲念著她的名字「 杏沄……杏沄. 」 端坐在敖林腿上的美婦人看見李綠仁那副模樣心也軟了下來,畢竟李綠仁是 自己的結髮夫妻,她本人也還是他李家的人。對於自己丈夫的求救也不好視而不 見,用她那嬌媚眼兒望著敖林。口雖不說不過任誰都知道她正在為他老公求著情。 看見美婦人那嬌滴滴的樣兒,敖林心情大好,一巴掌拍向她的肥臀惹得美婦 人「啊」的一聲嬌呼。 看見這個男人在自己面前這樣大大方方地調戲妻子,李綠仁心裡那個酸呀, 偏又不敢吱聲。 只見眼前的男人揚了揚臉傲然說道:「記住了,我不是客而是主。」 李綠仁聽了男子的話像吃了十斤酸梅一樣,估計現在給塊豆腐他也咬不動了。 看見李綠仁那苦瓜臉男子怪笑兩聲道:「你那什麼表情?難道我說得……不對?」 「哪裡……哪裡……林哥……不對林先生自然是主自然是主,我去泡茶,我 去泡茶。」說著李綠仁慌忙走開。 端坐在敖林腿上的美婦人,看見丈夫那亂手亂腳的狼狽樣兒,撲哧一聲笑了 出來站起身提著香臀,款款走到丈夫身邊柔聲道:「我來罷。」正要插手。 哪料李綠仁誠惶誠恐地道:「使不得,使不得,哪敢勞煩夫人。」 杏沄料想不到自己的丈夫會喚自己為夫人。一呆,還不僅反映就聽敖林那囂 張的笑聲從後面傳來。 「好好李兄挺上道的嘛對對你以後就這麼叫,不過前面要加個柳字叫你夫人 為柳夫人才可以哈哈哈哈。」說著敖林又忍不住大笑起來。 李綠仁見敖林高興,像極了一隻哈巴狗搖著尾巴向著主人傻笑。 柳杏沄嬌嗔地白了敖林一眼似是責怪他不該這樣作弄人,端著李綠仁泡好的 茶向敖林走去。 「我去炒菜。」美婦嬌柔地說了一句便轉身走進廚房。 是福是禍又有誰說的清?當知道丈夫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把她送給了那男 人,那一刻她連死的心都有了。也對丈夫徹底失望。但為了自己的女兒她不得不 照丈夫的話去做,不得不向一個比自己小得多的男子獻出自己寶貴的貞操,以為 一輩子要淪為別人玩物的她悲痛欲絕,不過誰知道,在和那個小青年的相處過程 中她發現他並沒有把自己完全當成一個玩物,慢慢的那個男人居然讓她體會了什 麼才是愛,她驚奇的發現她雖然已為人妻已為人母但她從沒有愛過,那人世中最 美妙的情感是他給自己的。她發現原來他才是自己的初戀。 她迷醉在他的懷裡,她喜歡他身上的氣味,她喜歡他那雄壯的身軀,她喜歡 聽他講那些汙言穢語,她喜歡在他懷裡撒嬌哪怕她比他大上許多。她和他在一起 時是快樂的,是幸福的她為了他可以放棄一切,只求他不要拋棄她。 她其實也知道那個男人是個流氓是個混蛋,但她不在乎,因為她愛他,他才 是她生命中的主心骨,他喜歡在床上擺弄她,喜歡叫她做一些羞人甚至變態的事, 有一天這個男人甚至要自己和女兒一起服侍他,她答應了因為不能把自己的處女 給他是她最大的遺憾,是她這輩子的心病。 「呀」一聲嬌呼從自己口裡竄出,飄向遠方的思緒也拉了回來,不知何時他 來到了自己身後。用他那鼓鼓囊囊的一團撞擊自己的臀部,一下又一下把她撞得 身軀不住前竄。再也不能保持平衡的美婦人只好用手扶住竈緣。嬌嗔道:「幹嘛 呢?別鬧我在炒菜呢。」 男子哈哈怪笑道:「幹嘛?你女兒呢?」 「她還沒放學呢,別鬧你這樣我怎麼做菜呀?」 我今天一定要好好肏你們這兩個小騷貨。 「呀你壞!人家才不騷呢。」美婦人嬌羞嗔道: 「不騷?屁眼兒都肏得出油來還不騷?」 「你……你說什麼呢。」聽到如此粗俗的調戲,美婦人的俏臉火辣火辣的。 趕緊看了看門外,這麼羞人的話她自然不願讓自己的丈夫聽去。 敖林的聲音很大完全沒有因為美婦人的老公在有任何收斂。兩人的對話一字 不差地鑽入李綠仁的耳裡。 坐在沙發上的李綠仁拿著報紙的雙手不住顫抖,他們的談話如一記春雷劈向 自己什……什麼這狗日的連……連屁眼和詩詩都……都肏了?李綠仁只覺全身冰 冷這一刻他後悔了。他後悔自己千不該萬不該和敖林作對引來這一系列的禍事, 他現在只想捶胸頓足來發洩一下心中的苦悶,但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願望他也不 能實現。這時李綠仁突然意識到溫婉柔順的妻子和可愛無比的女兒已離他而去, 投入他人的懷抱。 這一刻妻子種種對他的好,才像一幅又一幅會動的畫,映入他腦裡闖入他的 心裡。自己以後喝醉酒了誰來徹夜服侍我?以後誰來為我洗腳暖被?我心情不好 時誰,還會讓我出氣?誰還會徹夜不厭其煩地舔我那硬不起來的陽具?自從妻子 跟了敖林她再也不做小板凳了,以前我在家時妻子都是坐小板凳的,那樣離廚房 近我要什麼吃什麼她起身快。 哎,我應該對她好一點的,自從嫁給我就沒交幾個朋友,更別說是男性朋友 了。也應該多買一點她自己喜歡的衣服給她的,妻子穿衣服和買衣服都是要經過 我的同意的。也從來不敢自己出去玩。妻子家裡雖然不富裕不過好歹是書香門第, 人那麼漂亮還能讓我那麼省心。這樣好的妻子為什麼我會瞧不起她?人不能要求 太多的,妻子沒什麼光鮮的背景在事業上幫不了我,但她是個好妻子好女人,為 什麼不好好待她,我為什麼這麼賤?要把她送給那個混蛋?妻子那絕望的眼神和 女兒那怒視著自己的雙眸不斷浮現在李綠仁的腦海裡。人只有失去了才會去珍惜 嗎? 叮咚叮咚門鈴聲再次響起杏沄紅著臉從屋內走了出來,李綠仁趕緊把頭縮進 報紙裡。 「你林叔叔已經來了。」美婦人對著放學回來的女兒說道: 聽到林叔叔三個字美少女小臉一下紅了起來,站在門口扭扭捏捏起來。 「呵呵傻閨女。」說著牽起女兒的手走進廚房。 母親蜂腰肥臀大胸脯,女兒纖細嫩白腿兒長,一對俏生生的母女花映入敖林 的眼裡。 看著這一對美麗的母女,敖林「嘿嘿」怪笑兩聲,自己用手就這樣當著這對 母女的面,胡亂捏柔起自己的下身起來。 「呀」的兩聲驚叫同時從母女二人的口裡叫了出來。 杏沄嬌羞地白了敖林一眼嗔道:「青天大白日的就……就這樣。也不知羞。」 轉念一想自己這個小情人本就這個德行。不知怎的竟覺得在自己和女兒面前 耍流氓的心上人竟然有幾分傻氣,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好了好了你們去屋裡玩兒,等一下就吃飯啦。」 還沒等杏沄說完敖林早已抱起少女向屋裡走去。 少女的雙臂掛在敖林的脖子上任他抱著自己,一雙大眼睛羞答答的偷瞄著敖 林,那模樣像極了一個新婚小妻子。 坐在沙發上的李綠仁都看呆了,詩詩不是……不是被逼的?這……這怎麼可 能? 我妻子和我女兒難道就這樣讓那狗日的在……在一張床上肏?李綠仁想到這 裡心裡一陣巨痛彷彿被一劍刺穿了心臟。 敖林抱起少女時她那短裙藏不住那可愛誘人至極的白色純棉小內褲。這一切 也落入了李綠仁的眼裡。 我要是我要是能像他那樣該多好?想著想著李綠仁那不爭氣的陽具居然有點 兒硬了。 由於今天敖林高興,李綠仁把他珍藏多年的茅台拿了出來供敖林享用。一雙 母女花一左一右地坐在敖林的大腿上給他餵食添酒,伺候得敖林好不舒坦。 至於李綠仁嘛只能坐在那根以前屬於她老婆的小板凳上,隨便夾點菜自己埋 著頭吃了。 不知怎的敖林一看見李綠仁心情就大好,也特別喜歡這個苦瓜臉。「呀呀, 李兄太見外了,坐那麼遠幹嘛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過來一起吃嘛。」 李綠仁像有二兩魚刺卡著喉嚨裡樣,怎麼都說不出話來。 美婦人似乎很不滿她老公佔用了自己心上人的時間,又為敖林斟了一杯酒嬌 滴滴地送他口邊,果然敖林的視線被轉移過來了。敖林嘿嘿淫笑道:「用什麼杯 子?」 食指輕輕撮起美婦人的下巴,美婦人俏臉一紅,想來已經會意男人的意思了。 又柔有媚得瞟了他一眼,乖乖地把酒含入口裡,羞答答地閉起媚眼把那紅艷飽滿 的嘴唇湊向男人。 美婦人的容貌其實是屬於風騷野艷那一類的,如果她懂得如何勾引男人,一 個眼神一個秋波,就可以把男人鉤上。 但妙就妙在她的骨子裡透著一股抹不去的書香味兒。她彷彿有一種魔力,讓 世間的男人都不會往那方面去想只會被她的端莊賢惠的氣質和溫柔所折服。像敖 林這樣了男人在美婦人還沒對她敞開心扉時也是這麼認為的。直到她愛上了眼前 這個男子後,才不經意間向他流露出了那致命的一絲嫵媚,只屬於他的嫵媚。 敖林輕輕地吻著美婦人,品嚐她口裡的佳釀和香舌。良久……唇分,一條銀 絲連在兩人唇間,美婦人注意到了這尷尬的情況。伸出紅舌把那一絲粘液捲入自 己檀口裡,怯怯地看著敖林。似是怕他懊惱自己連個小小的任務也完成不好,繞 了他的興致。 「呀」美婦人驚叫一聲微微向後躲了躲。 原來男子伸出了大舌頭在美婦人臉頰上劃過留下了一道長長的濕痕,美婦人 一下沒反應過來,被男人這舉動弄得慌了手腳本能地向後縮了縮。再擡眼一看, 發現心上人滿意地看著自己。 男子的舉動雖然粗魯,美婦人卻一點都不惱,重新依偎在心上人的懷裡。也 顧不得男子在她俏臉上留下的濕痕了。 男人和美婦人的香艷放蕩的舉動自然落入了少女的眼裡,直看得美少女羞得 臉兒都要埋進自己的小胸脯裡了。 敖林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可愛至極的小丫頭,拱起嘴在她小臉上放肆地又親又 舔的好不下流。把小姑娘羞臊得只想找個縫把自己藏起來不讓這個壞人找到。 敖林用舌尖輕逗弄著小姑娘的小耳垂,膩聲說道:「上次叔叔弄得你舒不服?」 小姑娘聽到敖林的話,連脖子都紅透了。更不敢看他,在男人懷裡搓著自己的小 手扭捏起來。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後小聲地說了一句:「舒服。」 敖林全沒有料到少女會這樣回答自己,笑得更厲害。美婦人也沒料到女兒會 這麼回答,愣了愣隨即也忍不住了玉手摀住紅唇咯咯輕笑起來。 「真是個小浪蹄子」,說著又親了親她的小臉道:「等一下讓叔叔嘗嘗你的 小騷屄好不好。」 小姑娘紅著小臉不敢說話,怕自己又說錯了話,惹叔叔和媽媽笑話。看著小 丫頭這副俏模樣敖林心情大好。轉頭又用舌輕舔美婦人耳垂說道:「這麼俊的閨 女你到底是怎麼生出來的?」 美婦人微錘粉頸柔聲道「你喜歡就好,你稀罕她那是她福氣。」 「你們以後就是我的女人了,我會好好疼你們的。」敖林大笑道: 一絲甜意同時湧上母女倆心頭。 「那媽媽是什麼?」這時小丫頭突然問道 「什麼是什麼?」敖林沒太聽出來小丫頭是什麼意思 「就是……就是,那個……您剛才說我……是浪……浪那媽媽是什麼?」少 女聲音裡充滿好奇 這會敖林聽出來了更笑得前仰後合,美婦人也被女兒的話弄得過大紅臉。敖 林又把嘴湊到小姑娘的耳邊道:「你以後就是叔叔的小浪屄,你媽就是叔叔的騷 屁眼。哈哈哈哈男人再次大笑起來。」 這會兒美婦人可不依了,粉拳雨點般落在男人身上嬌嗔道:「你說什麼呢?」 還有人在呢。顯然是在說李綠仁了。 敖林還沒來得及搭話,就聽小姑娘語不驚人誓不休道:「那叔叔是大雞巴。」 敖林一口酒噴了出來。 「詩詩!!你在哪裡學的?女孩子家怎麼可以說這種話?」美婦人厲聲叱喝 女兒。 少女知道又說錯話了趕緊把自己藏在敖林的懷裡。 「好了好了這有什麼,你這記性,這可是你自己教的哦。」敖林說道: 「我??」美婦人驚怪莫名。小丫頭也連連點頭。 敖林陰陽怪氣地道:「這也怪我,上次詩詩和你一起時,你忘了?」說著湊 在美婦人耳邊喃喃低語還時不時淫笑兩聲。 美婦人越聽越羞啐了男人一口埋怨道:「我女兒都被你帶壞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