紡織廠快樂的日子

时间:03-22

本文最後由 jog00001 於 編輯 (1)佳惠  當兵退伍後,就到一家紡織廠應徵當工務維護,而我負責維修保養的部門作業員百分之八十五都是女孩子。  當時有一個女孩子叫徐佳惠,個子小小的,屁股圓圓的,長的非常可愛,看起來真的是討人喜歡,笑起來甜甜的,其實我第一眼看到她就有想追她的意念。  經過幾個月相處後,知道她沒有男朋友,就對她展開追求,有一次,她工作同班的死黨大姐頭陳麗娜(其實她只有23歲,17歲時即結婚,已有2個兒子,每次上班工作時,都穿貼身韻律褲緊緊的,屁股上小內褲痕跡,印的非常明顯),問我這個週日她們班上要去新竹內灣情人谷烤肉,要不要一起參加?心想真是難得的機會,有那麼多女人在一起,當場就答應了,下午時,佳惠說烤肉活動要自行前往,問我可不可以載她,依我喜歡幫助人的個性,當然是義不容辭的答應了(騙肖ㄝ,當然是有福利,才會答應爽快啦)。  週日一早,大家在工廠門口集合出發,烤肉食材及用品東西由陳麗娜老公開車負責載運,其餘都是男的騎機車載女孩,我載著佳惠,整路佳惠兩手抱著我的肚子,胸部緊靠在我的背上,偶爾隨著車子跳動摩擦,真是舒服極了。  大約騎了2個多鐘頭,終於到達目的地,大伙合力先把東西搬下,架設好烤肉區後,我們較閒的人,就到旁邊溪?捉蝦玩水,佳惠也到我旁邊一起捉蝦。  佳惠一不小心踩到溪?的石頭,而石頭上佈滿青苔,導致佳惠滑倒,整個人掉入水?,在旁邊的我趕緊伸手去拉,拉到她腋下,佳惠因緊張兩手伸出水面身體搖擺拍水,剛好我的手碰到她的胸部,感覺有一點軟軟地。  等到佳惠站起來,身上白色T-SHIRT緊貼天藍色胸罩,前方蕾絲花紋有兩小點突突的,看整個形狀應該有32-B,白色短褲也印出佳惠?面穿的天藍色性感小內褲,在褲頭及前面都有蕾絲花紋,兩腿間有些黑黑的,看的我不知不覺小弟弟也抬起頭。  佳惠兩手往眼睛將水擦去,剛好看到我褲下搭起帳篷,不由得臉上紅起來,馬上用手把衣服拉一拉,我們兩個人誰也沒多說話。  過了一陣子,佳惠用手往我身上潑水,我也不甘勢弱的也往她身上潑水,其他人看到以為我們在打水戰,跟著也加入戰局,戰局結束後,當場的女生身上都溼了,衣服緊貼身體,都把身裁印出來,?面胸罩型式,花紋顏色都展露無遺,有些衣服胸罩質料較薄的,奶頭都印出來,真是好看。  整個活動增加我跟佳惠距離,到下午三點多活動結束,大姐頭麗娜宣佈回程大家各自回家,經過一家汽車旅館時,我跟佳惠說,身上有溪水魚腥味,且曬了一天的太陽,頭有點暈暈的,進去先洗個澡再回去,佳惠沒有說話,我就直接把機車騎到門口,跟服務員要了一間房間。  進到房間時,佳惠害羞不習慣,東看看西看看,然後就坐在沙發上。  我把電視打開,剛好播放日本A片,女孩用手指自慰畫面,我馬上轉到新聞台。  我開玩笑問:「妳先洗,還是我先洗?還是……我們一起洗…鴛鴦浴?」  「你先洗!」  「那你先看電視吧!身體黏黏的,我先去沖個澡」  「好」  我就把上衣一脫,露出我172公分強壯體格(我當兵時,是在特種任務部隊,屬國家極機密部隊,全連所有官兵制服上都無階級,每人配帶手槍及步槍各一把,每天全連都要跑步三萬公尺以上,伏地挺身交腹蹲跳各一千個,當然體格非常好),直接就進入浴室沖洗。  忽然,聽到有女人「阿…阿…嗯…嗯…」  的聲音,我想應該是佳惠把電視轉到成人頻道,在看A片。  沖洗後,我穿著短褲就直接走出來。  佳惠看到我馬上將電視關掉。  「洗完好舒服喔!換妳去洗吧」  「嗯!」  我一邊擦頭髮,就坐到床上,打開電視,畫面出現日本片,男的趴在女的兩腿間,舌頭舔女的陰核,原來佳惠真的是看成人頻道,然後劇中,女的趴在床上,男的把大雞巴插入女的陰道中,陰唇旁有亮亮光澤,應該就是女的流出的淫水,女的嘴中不時發出「阿…阿…嗯……阿…阿」  的聲音,男的也不停的在女的洞內狂猛的抽送。  不知不覺我把手輕輕撫摸我的陽具,好像我是在劇中的男主角,正幹著女主角。  小弟弟挺的硬硬的,我將陽具掏出上下套弄,忽然女主角雙手緊緊抓住床單,嘴中一直唸「..依哭..依哭..」  (據小胖胖了解,意思為快出來了),應該是女主角高潮了,受到刺激,我也加快套弄,眼睛閉起,沉醉劇中情節,陽具一陣快感,小弟弟吐出那口痰。  耳中聽到「阿」  的一聲,眼睛張開,看到佳惠已站在浴室門口,佳惠只是用毛巾把身子圍住,雪白的大腿和遮了一半的乳房,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我不好意思的馬上抽取床旁面紙將小弟弟擦拭一遍,丟入旁邊垃圾桶,向著佳惠說:「對不起,我看電視忍不住,我不是故意要這樣,讓妳看到我手淫的樣子」。  「你們男人,自慰就是像你剛才那樣嗎?」  (原來剛才她已經看了有一陣子了,誰叫我太沉醉,把眼睛閉起來幻想自己身入其境)「看電視內男女主角那麼激情,當然會受不了」  「沒關係啦,大家都已經是成年人了,看A片是正常的。  其實,我們女孩子看了也會想」  佳惠笑著說「.其實..我自己偶爾也會自己自摸,而且..剛才我也有看,...沒關係,你要不要再去洗一次」。  「也好」  進到浴室後,看到佳惠那水藍半透明薄紗性感小內褲、及胸罩放在毛巾架上,拿起小內褲一看,褲底有些黏黏的水在上面,我想應該是她之前看電視所流出的淫液,我把小弟弟的頭胡亂快速洗一洗就出來。  佳惠坐在床上,我過去坐在她旁邊,嘴唇靠在她耳旁說:「佳惠,我真的很喜妳」,並輕輕的對她的耳朵吹氣,佳惠身體顫抖一下。  我把她嬌小身體抱住,輕吻她的嘴,輕輕將她扶著讓她躺下,伸出舌頭輕吻、輕舔她的耳垂、耳根,慢慢地舔到她嘴唇,右手輕撫她的乳房,只聽到佳惠嘴?發出「嗯…嗯…」  的聲音,舌頭輕攪嘴唇,佳惠也張開口,讓我的舌頭進去,兩個舌頭絞纏在一起打轉。  我右手深進浴巾內,輪流撫摸佳惠兩個乳房,有時輕撫乳頭打轉,有時輕捏乳頭,一下子,兩個乳頭挺起硬硬的,經過約5分鐘舌吻後,我舌頭離開她的嘴唇,輕輕地往下舔,把纏在佳惠的浴巾解開,舌頭輕舔她的乳頭乳暈。  「嗯……嗯…小賢……不要……不…可以……嗯…我會受不了。  …嗯……」  我心想,她敢跟我一起進來開房間,心?一定有所準備,所以我沒理她,繼續舌頭輕舔乳暈打轉,輕打乳頭,一下子她的乳頭已站立起來硬硬的,我右手也上下輕撫她的大腿內側,手指不時有意無意輕輕碰到陰唇旁,就是不摸進去。  佳惠嘴中時而發出「嗯…嗯…」  的聲音,我將我的頭慢慢輕舔下去,舔到肚臍處,舌頭輕輕的在其周圍打轉,忽然佳惠抓住我的頭說:「小賢,我沒有跟別的男人過,我們就這樣摸一摸就好了,請你不要插進去好嗎?」  「佳惠,我是真的愛你的,我會負責的」  我的右手不安份的將她的雙腿輕輕分開,並輕柔陰毛處,佳惠的陰毛不會很多,摸起來非常柔軟,我繼續往下一點撫摸,手指在陰核上方輕揉打轉。  「阿…小賢…不要摸那?……嗯……我真的……會受不了……嗯……」  「佳惠,這樣摸,舒服嗎?不要怕,放輕鬆,舒服就好」  「嗯…小賢…那你要對我……溫柔一點喔!……嗯…聽說第一次會很痛」  「我當然會對妳好,享受男女真正的性愛」  「嗯……嗯……嗯……」  我將手指輕撫下去,佳惠陰道口已經濕濕地,手指將淫液輕輕塗抹外陰唇,感覺陰道口慢慢張開,一下子陰道口佈滿佳惠所流出的淫水,手指沾著淫液輕輕往上摸,有一粒突出像肉瘤,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陰蒂,我將手指上下游走,帶上淫水輕撫陰核。  「小賢…就是那?……好舒服……喔……」,我的頭往下舔去,手指將陰道撐開稍為往上拉,眼前看到突出硬起的陰蒂,舌頭輕舔碰觸,「阿……小賢……我受不了了…… 好像要…尿尿了……」,然後,佳惠身體緊繃,兩腿伸直,我想應該佳惠快到高潮了。  我先停下來,佳惠一下掉到谷底,我將我的內褲脫下,我抓起佳惠的手,撫摸那高挺的陽具。  「小賢…你的好粗、好硬喔!」  ,我又趴在佳惠兩腿中間,繼續用舌頭上下舔佳惠的陰道,佳惠的陰道一陣一陣流出水,已將屁眼菊花處覆蓋的溼搭搭,我將舌頭舔其淫液,吞入口中,感覺有一點點淡淡的酸味,但味道還不錯,再用舌頭將淫液帶到陰蒂處,輕舔打轉陰蒂周圍。  「小賢……停一下……我真的要……尿出…來了…」,我知道佳惠要高潮了,這次我要她達到難忘的高潮,我加快舌頭舔陰蒂速度,並將嘴唇輕咬那一粒含住,舌頭輕輕打轉碰觸,右手輕捏佳惠的乳房,手指上下勾動乳頭,左手輕摸畫圈圈會陰處及菊花輪。  「阿……尿出來了……嗯…」,佳惠的右手把我的陽具緊緊抓住,左手按住我的頭,佳惠連續抽搐打冷顫,一股熱流從陰道口流出,我將流出的水用嘴接住,直接吞入,沒有酸味,味道真的好棒。  等到佳惠身體完全不動,我跪於床上,拿個枕頭放在佳惠屁股下,分開佳惠雙腿,龜頭輕輕的點在佳惠陰蒂上磨擦,然後輕輕放在陰道口,上下摩擦,把佳惠陰道口及我的龜頭都佈滿淫液。  「嗯…小賢…我受不了……你直接插進來吧…」  「佳惠,我要進去了,剛開始會有些痛,妳要先忍耐」  龜頭輕輕在陰蒂四周打轉摩擦。  「小賢…嗯……我?面很癢……嗯……真的很想要…你的…那一根插進來…我…真的……受…不了…嗯…沒關係………我會……忍…住…的…嗯……嗯…」  我將龜頭放在陰道口打轉,慢慢插入抽出,感覺佳惠的陰道非常緊,當龜頭進去後,感覺有些阻礙,我知道那應該是處女膜,我不敢太粗魯,我輕輕上下左右摩擦陰道口輕輕的抽插,龜頭感覺陰道內壁有一暖陣陣流出,我馬上將龜頭直頂入插到底,佳惠身體一震,抱著我的雙手扣住我的背上,不讓我動。  「阿…好痛……」  我將整根插入後,馬上停留於陰道內,不敢亂動,我將舌頭輕舔佳惠頸子,再輕舔她的耳根,右手輕摸佳惠的乳頭,感覺佳惠陰道內一陣一陣暖流滴在龜頭上,陰道也忽緊忽放收縮,夾得陰莖很舒服。  經過約3分鐘,感覺陰道內暖忽忽的,一陣一陣的淫液打在龜頭上,我靠在佳惠的耳旁說:「佳惠,我先慢慢的抽動,剛開始可能還會有一點痛,等一下就會舒服了」  「小賢…我?面現在沒有那麼痛了…你可以動一下看看…」  我便把她的雙腿高高地抬起,雙手捉住她軟綿綿的小腳ㄚ,我把陽具往外輕輕的上下抽動,我忙問道︰「佳惠,你覺得怎樣,現在是不是還很痛呢?」  「嗯……現在…已經不太痛了……嗯…」  「那我要連續抽動」  「嗯……」  佳惠陰道越來越濕滑,她輕聲地哼叫著「嗯…嗯…」。  好像在享受著我的陰莖和她的陰道摩擦所引起的快感,並沒有太多痛苦的表示。  於是,我放心地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肉體裡狂抽猛插。  望著我身底下佳惠細嫩的肉體,我心裡油然滿足。  佳惠在我粗硬的陽具抽動,被抽送得如癡如醉,漸入佳境了。  「嗯…小賢…你插的我……好舒服喔…嗯………嗯……」  「小賢…好爽…可以用力一點……再插深一點…」  我馬上改變三淺一深,每次盡量用力插入,插到底後龜頭再做旋轉動作,佳惠兩手把我抱住。  經過抽送約四、五百下後,佳惠雙手用力把我屁股往下按,她的屁股也隨著插動儘量上頂,配合抽送動作搖擺。  沒幾下後,整個身體往上弓,一股熱流一點一滴的衝到龜頭上,我知道她已經高潮了。  我將粗硬的陽具插到底,在她的子宮口繼續旋轉,陰道內暖忽忽的,佳惠陰道內像山泉水一樣,一滴一滴打在龜頭上,真是舒服極了,佳惠整個身體軟下來,經過我龜頭在陰道內旋轉刺激,慢慢抽插約二、三十下後,佳惠也慢慢的又有反應。  「嗯……小賢…我?面又…癢起來了……」,我將陽具深深拔起,待龜頭快離開陰道口又深深插入,佳惠右手伸入陰毛處下方,一直揉陰蒂處打轉,經過約二百多下抽插,佳惠又高潮了,她的陰精灑在龜頭上,陰道也夾放整個陰莖,龜頭受到刺激,快速澎脹,感覺要射精了。  「佳惠,可以射在?面嗎?」  「小賢…沒關係…我月經四天前剛過…現在是安全期…你可以射進去」  忽然我感覺馬眼一陣酥麻,我趕快加緊抽動,精關一鬆,陽具插到底,在子宮口旋轉,直接把子子孫孫射到佳惠的子宮內。  佳惠也感受到熱液,緊緊把我抱住。  我將陽具留在陰道內,嘴巴靠到她的嘴唇親吻。  約三四分鐘後,感覺整個陰莖都已軟下來,馬上抽取床旁邊面紙,隨著陽具拔出,佳惠陰道內白與紅液體流道陰道口,我馬上將面紙貼上去,將流出的液體擦拭乾淨,丟入垃圾桶內。  「佳惠,妳會後悔嗎?」  「其實剛開始真的很痛,但後來真的很爽,反正女人遲早都要經過這一關,我喜歡你,所以我願意把我的第一次給你。  不過,我真的希望你能永遠的愛我。」  「我當然會愛妳的,那我們一起去洗一洗鴛鴦浴吧!」  「嗯,小賢,拉我一把,我實在沒有力量」  我將佳惠扶起,兩人一起進入浴室,泡在按摩浴缸?。  自與佳惠發生關係後,佳惠也像我老婆一樣,在別人面前,也不忌諱別人的眼光,跟我打情罵俏,吃東西時,也你一口我一口直接餵食給我,當然,我們一個禮拜會到汽車旅館、或到我家,甚至到公園做愛三至四次。(2)副廠長老婆與慧萍有一天,工廠來了一位22歲的女孩,長的非常好看,胸部蠻豐滿,看起來有34-D或E,經過打聽後,她的名字叫陳慧萍,花蓮阿美族人,據說她19歲就已經結婚,沒有生小孩,她剛與她老公離婚兩、三個月,她的老公大她15歲,是花蓮知名飯店的經理,因為她老公工作之便,與飯店工作的小姐搞上有外遇,所以兩人就離婚了。  工廠機台設備順暢,我們這些工務保全沒有什麼事,就會像蒼蠅一樣,到處找女孩聊天,看看她們穿著緊身褲子,圓圓屁股上印出內褲的痕跡,或有時工作時,漏出領口內圓圓胸部。  與慧萍一起工作的是一位風韻尤存的年輕歐巴桑,我與她同姓,我都叫她大姊,大姊她也有36歲了,是副廠長的老婆,個性非常大方開朗,常常在穿著上蠻開放,有時有意無意的,露出不該露的地方給人看一看,偶爾她穿裙坐在小板凳上,也會看到她兩腿間的性感內褲,有時是紅色、有時是藍色,而且都是蕾絲半透明性感內褲,前方鼓鼓包著她的陰戶,看的我小弟弟都會挺身立正。  我常常會藉機與大姊聊天,大部份的人認為,她是副廠長老婆,都不敢親近她。  而我一不求升官,二來因為自己本身開朗的個性,三來剛好我們同姓,她說她是我姊姊,我是她弟弟,四來我喜歡較風騷的熟女。  所以我常藉機跟她談天,也順便看看她的內褲。  她對我真的像小弟弟的愛護。  當然,每次聊天,慧萍會在一旁靜靜的傾聽,看我們在有說有笑的,真是羨慕;經過一個多月認識,慧萍也會一起加入聊天內容。  有一天,大姊說今天是慧萍的生日,我們三個人晚上吃個飯,唱唱歌慶祝一下。  到了下班前,我問慧萍,是不是要我載她。  「好阿,我正想問你ㄋ,那我先回宿舍洗個澡,你要不要到我房間等」  我心?想真是天載難逢的機會,當然說好(公司規定,女生宿舍男賓是止步的。  但我們工務保全人員例外,宿舍區水電也是我們負責維修,我們常進出,所以警衛不會阻止我進去女生宿舍)。  進到她的房間就有一種香味,她拿了盥洗用具及用外衣包著換洗內衣褲就往浴室去洗澡。  我閒著也閒著,就偷偷打開她的內務櫃,一看?面有一格放了她的內衣褲,?面有各種顏色,內褲都是小小條性感型的,大部份都是蕾絲薄紗透明的,有幾條是細線丁字褲。  不知不覺小弟弟又立正了,越看越興奮,我把我的陽具掏出來,順手拿起一條橘色絲質內褲,在陰莖上摩擦套動,那種絲質內褲拿來打手槍的感覺,真是柔軟舒服。  忽然,聽到走廊公共浴室有開門聲,害我趕緊把硬挺的小弟弟放回去,把她的內務櫃輕輕的關上,順手把那條小內褲放入褲袋?當做紀念,趕緊躺到她床上,假裝閉目休息。  「小賢,你先出去門口等我,我換個衣服馬上就好」  慧萍進來後說「好吧,那我先去把機車啟動,大門口等你好了」  到了與大姊約定的餐廳,大姊早已在門口等了,一停車,大姊開玩笑說:「看你們甜蜜的樣子,有像一對情侶喔」,我笑著回頭看慧萍,她不好意思,臉頰已紅咚咚的說:「大姊,不要開玩笑,小賢才不會喜歡我這種離過婚的女人ㄋ」  我不經大腦直接就說:「不會啦,我最喜歡漂亮可愛的人」  大姊接著生氣的說:「小賢,你的意思是,大姊我人老珠黃,就不漂亮可愛囉!枉費我對你最好」  我趕緊解釋說:「大姊您是最有韻味的女人,我最喜熟女了,我每次看到你,回到家後,我真的會幻想跟你在一起ㄋ」  「喔,連老娘老豆腐你也吃,不過聽你這麼講,心?真是爽快。  好了,不要再槓了,肚子都餓扁了。  走,咱們趕快進去吃飯吧」  大姊看起來非常快樂,就叫了紅酒來慶祝。  吃飽後,不知不覺一看,我們三個人已喝掉四瓶的紅酒,我們三個人酒量相當,大概也有六七分醉。  大姊說,反正明天不用上班,今晚可以歡樂晚一點,拿起電話,就打給她老公,說「今晚跟慧萍在一起吃飯,等一下去唱歌,晚上不回家,直接送慧萍回公司宿舍一起睡」,然後掛完電話,說:「走,馬上來去唱歌 Happy – Happy 」。  進了包廂後,大姊又叫了紅酒繼續喝,三個人你一句我一句輪流唱歌,一邊喝酒助興,偶爾唱歌時,我會用手摟著她們的肩膀。  大約過了一個多鐘頭,大姊說要去上廁所,慧萍說她也要去。  待她們出去後,我忽然想到,皮夾內有五顆上次倉庫堆高機操作手小祈給我女孩吃的春藥,我靈機一動,當初小祈講得好像神藥一樣,不曉得有沒有效,想想這兩個女人,今晚這麼  High,乾脆試試看吃了會怎麼樣,就在她們的杯中各丟兩顆,把杯子晃動讓它溶解,她們回來後,並沒有發現杯中有異,大姊又舉杯說「乾杯」,我們三個人又把整杯的酒乾掉。  大概經過三十分鐘(我有看錶計時)左右,慧萍坐在沙發上,我偷瞄她的舉止動作,她不時的把兩腳夾一下夾一下上下磨擦,偶爾手會偷偷摸一摸兩腿之間會合處,有點坐立不安的樣子。  大姊與我在旁邊跳舞,感覺她有意無意的會碰我的下體,她有時又故意讓她的下體碰我大腿,她臉上一陣紅暈,我看好像藥性有功效了。  我想今晚搞不好有機會上到慧萍了,我藉故說要去尿尿,到廁所?,拿出朋友給我的牛鞭丸,直接吞二顆進入肚中。  我回到包箱後,大姊說換她去上廁所,留下我與慧萍在包廂內,我坐在她旁邊,拿起麥克風唱歌,我的抱著她的肩膀,看她沒拒絕,而且她的頭靠過來,我停止唱歌,放下麥克風,兩手抓著她的雙肩,就把嘴唇吻她的嘴唇。  慧萍沒有把我推開,反而雙手抱著我的後背,因為她穿短裙,我的右手直接摸她的大腿,故意把她的雙腿輕輕分開,摸到她的陰部,一摸到內褲褲底,已經有一點點溼了,把她的裙子稍為上提,順著她淡綠色蕾絲內褲邊緣,把它往旁邊撥開,直接摸到她的陰部,慧萍的陰道已經都溼了。  「慧萍,你下面好溼喔!」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太多了,剛剛看你跟大姊兩個身體,黏在一起跳粘巴達,害我心?一直胡思亂想,還想要跟你做愛ㄋ!」  「那今天我一定要讓你爽,就當做我送給你的特別生日禮物!」  「但是,大姊怎麼辦?」  「沒關係,大姊個性很開朗,等一下我們告訴她,我們有點酒醉先回去,就好了,她一定不會跟我們計較啦!」  沒想到時間過的很快,我與慧萍渾然忘我的互相接吻調情的時候。  忽然,大姊推門進來,看到我的手還在慧萍陰部撫摸著,乾咳嗽一聲,害我趕快把手抽回來,慧萍不好意思的趕快把裙子拉好。  「小賢、慧萍,你們真大膽,趁我上洗手間,居然互相搞起來了」  「大姊,不知道為什麼,剛剛看你們跳舞時,我心?一直出現想與小賢做愛的念頭」  沒想到慧萍會這麼老實的說出來。  「慧萍,說真的,剛剛我與小賢跳舞時,心?想的與你一樣,我連內褲都有一點溼了,所以我剛剛去廁所處理一下,自己還摸了一下,反正大家都已成年了,不要不好意思,其實我跟我老公性生活不是很協調,我想..今晚..乾脆我們放開一切倫理道德觀念,我們三個人一起 Happy,怎麼樣?」  大姊也大膽的說。  沒想到這兩個女人這麼坦白。  「大姊,我是離過婚的人,我很感謝妳跟小賢對我這麼好,我是沒什麼差,只不過……不知小賢的意思怎麼樣?」  「小賢,要是別人我是絕對不肯的,是你才有這個福氣。  ㄟ..,有兩個女人陪你,你也夠幸福了,難道你嫌我這個歐巴桑」  應該是藥效讓她暈了頭,才敢這麼大膽。  「慧萍,剛剛我就說了,今天我要送妳特別的生日禮物,沒想到換成妳們讓我覺得今天是我的大日子,大姊,其實我常幻想與妳們做愛很久了,我們三個一起做,真的可以嗎?」  「ㄟ,小賢提議不錯喔,今天就當做送給慧萍一個特別的生日禮物,讓她來個終生難忘的感覺」  大姊說完,即坐到我旁邊,伸手摸向我的還鼓鼓的陰莖,反而慧萍有些不好意思。  我本來就不是笨蛋,有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不會放掉,只是一時沒反應過來,既然大姊都已經動作了,我也要趕快把握這難得機會。  剛剛與慧萍撫摸調情時,陰莖早就已經澎脹的受不了,何況現在又有兩個不同味道的女人在旁邊,我直接抱住慧萍繼續接吻,並撫摸她的大奶,一下子,慧萍也把心情放開,主動撫摸我的胸膛,大姊將我的皮帶解開,拉下拉鍊,我把臀部稍為提高,大姊就拉下我的長褲、及內褲,兩手上下撫摸套弄我的陽具。  我也把手摸向慧萍的陰戶,撥開內褲邊緣,伸進她的陰道口,她的小溪谷已經溼淋淋的。  大姊把頭趴下,直接把我的陰莖含入嘴中,慢慢舔起來好像吃冰淇淋一樣,我也把慧萍的淡綠色性感蕾絲小內褲輕輕往下脫掉,慧萍兩腿也自動分開,讓我更容易摳她的小洞。  看到大姊跪在沙發上,我的另一隻手伸到她的後面,把她的裙子翻起,看到大姊穿的是淡紫色薄紗性感透明小內褲,連股溝都漏出來了,把手彎到她的前方,順著下方突起處撫摸四、五下,?面的水直接滲透出來,把小內褲印的有一點濕濕的,我順著褲邊撥開,直接撫摸她的肉縫,把她流出的淫液帶到她的陰核處,輕輕撥開陰唇,她的陰核已充血膨脹突出來,她的陰蒂很大硬硬的,我將手指輕輕的在旁邊輕揉,大姊含著我的陽具,嘴?發出「……啊…嗯…啊…嗯…」  的聲音。  慧萍的雙腿,越張越開,她想讓我摸深一點,整個露出她濕潤的小穴,連沙發上都有水漬。  我將大姊的頭扶起,站了起來,然後將我早已粗硬的雞巴,對準慧萍已有一個小洞的陰道,直接插進慧萍的小穴內。  雙手按住慧萍柔軟的雙乳搓揉著。  「好美呀,慧萍我操你嫩穴的感覺,好棒啊!妳是不是很久沒有做愛了,你的小穴好緊喔,夾的我好爽,現在,我先把你插爽了,等一下再安慰大姊,也讓她爽快一下!」。  大姊坐在旁邊,兩腿大字的分開,左手將小內褲勾住往旁邊拉開,右手在陰蒂處旋轉畫圈圈輕揉著,她的嘴唇微開,口中發出無痛呻吟「..嗯...嗯..」  的聲音,鼻子情不自禁地發出粗粗的喘氣。  我把兩手將慧萍的兩條腿抓起掛在我肩上,用力的抽送,只想把它儘量塞入。  「小賢,啊!插進我的……花心了……好棒呀……!啊…爽死我了……嗯…。  我不行了……好哥哥……停下吧…大姊……換你…來吧……」  慧萍已來了一次高潮。  「看…著你們…在做,聽到……插穴的聲音,……好剌激…耶。  我這裡也……全都是淫……水了。」  大姊聽到我們抽插碰擊,兩個肉體碰撞「波、波、波」  的聲音,又聽到慧萍舒服爽快的叫春聲,一邊加快揉陰蒂,一邊喘著說。  「大姊,我先讓慧萍再高潮一次,讓她真正的爽快,等一下,再去插你的小穴,讓你舒服」  「小賢,嗯……沒關係,嗯……我剛剛已…出來一……嗯……一次了,大姊…常平……對我們兩個很好…,你也要…嗯…讓大姊……舒服吧!…嗯…」  「好吧!慧萍,那妳先休息一下,我跟大姊做一下,讓她也舒服的發洩」  我抽出我的陰莖,整個陰莖上沾滿慧萍的淫水,我用手把大姊的薄紗小內褲往旁邊撥開,直接插入大姊的穴中。  「…啊,…我…要死了…啊!小賢,…喲…小賢被你…插真的很爽…哦……我老公的懶較沒有你…的粗,你……會把大…姊的小……騷穴…給…幹爛掉,會……把我插……破了。」  大姊也把手伸到陰蒂處,自己自摸起來。  「大姊,你的小穴好緊阿,陰道?面一縮一放,夾的我好舒服哦」,因為大姊的內褲沒脫掉,蕾絲邊緊緊摩擦陰莖,插了三百多下,我感覺要發射了。  「大姊,我要射進去了」  「小賢,沒關係,我早就……結紮了,哦……把你的精液…全部射進來……給我…哦…好…爽…」。  大姊也跟著上下擺動臀部。  「大姊,我要來了」。  我加快速度,龜頭慢慢澎漲,我知道快了。  「小賢,我也快高……潮了,你還不…要出來…等我一下…嗯…」  我馬上停止抽送,把整根陰莖插到底,龜頭在陰道?面慢慢旋轉,我把臀部夾緊,並且用力縮肛,把舌頭住下鍔頂,防止射精的衝動。  大姊的手快速畫圈圈,忽然,大姊身體弓起,我知道她已經又要第二次高潮了,我開始慢慢抽送,到底時,把龜頭向上翹。  一下子,龜頭受到一股暖流衝擊,龜頭受到刺激精門一放,直接就把精液射入大姊子宮內,大姊受道強力熱熱的精液衝擊,全身也打個冷顫,身子僵住一陣子,我把我的陰莖繼續慢慢抽送七八下後,抽出我的陽具,看到大姊的蜜穴處,開了一個大口,?面紅色的肉一張一閉,淫液與精液也從洞內深處,慢慢流出來了。  我拿起桌上的紙巾,將她們兩個及我的下體,輕輕擦拭乾淨後,往沙發上坐下。  「大姊、慧萍,我不知道3P的滋味,真的是那麼爽快,舒服ㄚ」  「大姊,我剛剛被小賢插的來了兩次高潮,真的好爽喔,妳有沒有很舒服?」  「小賢說的對,我也是與我老公外的男人第一次做愛,感覺不一樣,尤其剛剛看你們做時,我下面癢死了,一直流水,真的受不了,不過三人行的感覺,真的不一樣,好爽、也好舒服喔!」  離開KTV就由大姊開車載我跟慧萍,不回工廠宿舍,直接到汽車旅館過夜,門口服務生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們,一定想說,又有人來搞轟趴,但怎會二女一男ㄋ?我們進到房間內,大姊就說:「剛剛流了好多汗,想先去洗個澡,沖個涼,比較舒服一點」。  我與慧萍兩人坐在沙發上,我緊靠著她,鼻子聞著她身體發出的香味,我們兩個嘴巴就接起吻來,我的兩隻手不規矩的在她身上游走。  她不時伸手過來將我的手,從她重要部位移開,她的衣服三顆扣子被我打開,看到胸罩包著兩顆如尖筍般的乳房,我和她的嫩舌交纏著,嘴?吸著她嘴?流過來的香津,我的手就從她的領口探入,撥開她的胸罩,手掌將整個豐滿的乳房握住輕捏。  那種柔軟又有彈性的觸覺,讓我胯下的陽具又膨脹起來。  慧萍也輕微呻吟起來「…嗯……嗯……」,原先來撥開我的手,反而壓在我抓捏她乳房上的手,她的眼精也緊閉起來。  此時我偷偷將自己下身褲子迅速解去,胯下的陽具在失去屏障後,就像藤條般彈出。  「……啊!」  就在她「啊」  的同時,我的嘴將她另外一個乳頭含住,舌頭輕輕的舔打著,在舌尖的挑逗下,變成一個小肉球硬了起來,我不斷的打轉輕舔著,慧萍受到這樣的刺激,生理上也強烈的反應出來。  我將她的性感小內褲除去,慧萍兩條大腿,無力的跨在我的大腿兩旁,兩人相擁著,我將她抱在身上讓她躺到床上。  只見她雪白的下半身,有一片烏黑濃郁的陰毛,陰毛下方有一條淡紅色的細縫。  我將嘴唇舔到小縫上,試著將兩片花瓣用舌尖拍打頂開,輕輕的順著小縫舔著,並吸取從花瓣中流出的蜜汁,舌尖輕輕勾起到陰蒂處,一股甜美的蜜汁,不斷從小溪谷慢慢流出,順著舌頭的舔動,流入我口中。  「嗯……哪兒很髒……不…要舔那?…喔……喔……」  慧萍嘴?氣喘般的說。  忽然,我下面的陰莖感覺到一陣溫暖,原來大姊沖完澡出來,把我堅硬的陽具含入嘴中,大姊的舌功真的厲害,她用舌頭輕輕的將我龜頭馬眼舔弄,舌頭又順著陰莖往下往上來回輕舔,一直舔到我兩個卵蛋,然後又用嘴唇輕輕的將卵蛋含住,舌頭在?面輕輕的舔著,害我陰莖直挺一陣一陣的跳動,馬眼也流出水來。  大姊用手將我的陰莖上下套動,嘴唇放開卵蛋,舌頭順著陰莖舔到龜頭,一口將龜頭含住,嘴唇微開輕輕套下到根底,然後嘴唇微吸往上吸起到馬眼,上下含吸的速度慢慢加快。  我感覺全身真是舒服透了,我的舌頭也加快舔弄慧萍的陰核,手指輕括她的菊花蕾,順著菊花輪撫摸,時而輕輕將慧萍所流出的淫液往陰道兩旁撫弄,慧萍口中時而發出「嗯…嗯…」  的聲音。  慧萍的聲音越來越急促,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我把手指將淫液抹在她的菊花蕾上,並輕撫會陰處來回撫摸,時而輕按會陰處,再撫摸到菊花蕾,慧萍身體配合我舌頭舔弄她突出的陰蒂,兩手把我的頭往下按,我把手指慢慢插入她的菊花穴內,慢慢的來回抽動,慧萍全身顫慄,一股暖流由她的小穴中噴出,屁眼收縮把我的手指夾住。  我的陰莖直挺龜頭也慢慢膨漲,大姊知道我也快要射精,加快嘴功上下吸放套弄,我全身僵直,直接就射進大姊嘴中,大姊也不避開,吸著龜頭直接將我的精液全部吸入嘴中,等到我的陰莖慢慢軟下,大姊站起來直接與慧萍親吻,我看到她把我的精液分一些給慧萍,大姊也直接吞入我的精液。  「慧萍,吃下去,這是女人保養精華,天然的,是女孩最好的保養品,對皮膚很好喔,不要浪費掉」  「小賢,你先去洗藻,把你的鳥先去洗乾淨,我想,等一下我們再做一次」  大姊繼續說道我到浴室由頭洗到腳,等到我出來,大姊與慧萍已全身將衣服脫去,慧萍橫躺在床上,大姊趴在慧萍身上,她們69式互相撫摸舔弄,我看大姊屁股上鴻溝,已經是水悠悠。  我站在慧萍的頭上方,抓起慧萍的手,讓她把我的陰莖套弄,我趴在大姊上方,舌頭她的屁眼菊花輪,然後輕舔她的後背一直到耳根,輕吹熱氣沖進大姊的耳內,兩手撫摸大姊兩個大奶,大姊兩個大奶,並沒有因為已生過兩個小孩而下垂,摸到乳頭時,已經硬到不行。  兩個女人「嗯…嗯…阿…阿…」  聲音不斷,我爬起身,看到大姊陰道已張開一個小口,我將手指輕撫陰道,將淫液刮到大姊的菊花輪撫摸,慧萍將我的龜頭抵住大姊的陰道口上下磨擦,我忍不住挺動下身,龜頭就順著液汁將花瓣擠開,進入一個窄緊肉室?面,龜頭前端的肉陵被花瓣含住,我的陽具被層層疊疊的肉包住,我慢慢的插了進去,龜頭前進似乎不是很順暢,雖然相當潤滑,但是小穴兒仍十分窄狹。  「小賢,輕一點,……嗯……你的太粗硬了,剛才雖然在 KTV 被你插過……但還有一點點紅腫,我平常…很少與我老公做,嗯…而且他的沒有……你的粗,我的小穴又要給你……插破了」  「大姊,我先慢慢抽動,等你習慣後,我再加快」  「大姊,妳的淫水好多喔!滴的我整臉都是,小賢,我受不了了,大姊不習慣,那先插我吧!我下面癢死了」  「小賢,不要…你可以先慢……慢抽動,說真的,我……跟我老公,已經有一個……多月沒做愛了,慧萍,還是讓……大姊我先爽一下」  我就用傳說中說的「九淺一深」  的方式慢慢插著,慢慢插送一陣子之後,大姊似乎適應了,嘴?「啊……啊」  的叫喊著,我逐漸改變成「八淺一深」  、「六淺一深」  、「三淺一深」,最後就重重的插進拉出,有時將龜頭在小穴內旋轉,抽出時龜頭馬眼快與陰唇分離時,我又重重插入。  經過五、六百下抽插,大姊叫道:「阿…小賢…停一下…我又想……尿尿了……啊…嗯…」  我知道她快高潮了,把她緊緊抱住加速抽動。  慧萍也用手指把她的陰蒂揉的更快,此時,整根陽具被大姊層層疊疊的肉咬住,陰道收縮,一股熱潮打在龜頭馬眼上,大姊已經高潮了,我抽動三四十下後,感覺我也快射精了,我將陰莖拔出,直接塞入慧萍的嘴?,慧萍含住我的陽具,加快吞吐,我也直接射入慧萍口中,慧萍直接全部吞入肚中。  大姊說,今天是她與她老公結婚以來,第一次嘗到做愛的爽快。  原來副廠長在廠內,平時嘴中講的是滿嘴仁義道德,泡沫橫飛,好像什麼都很行。  但跟她做愛,完全不懂得情趣,不超過五分鐘就結束,等到大姊有感覺時,副廠長就已射精軟掉了,所以她不曾做愛被插的高潮過。  我的陽具射精後,在慧萍嘴?吞吐下,又重新復活。  慧萍說:「小賢,我真的下面癢死了,快來插我,好想再被你插的滋味」。  我將它抽出離開慧萍的嘴,看著慧萍粉紅的小穴,她的陰道也因為剛剛被大姊舔弄,已經張開小口直流口水,小溪早已穿過菊花蕾,床上都有一點點溼了。  我扶起小弟弟直接插入慧萍的小穴,雖然已有愛液潤滑,但慧萍的小穴仍然非常的緊,我慢慢抽動,將兩片嬌嫩的花瓣隨著我的陽具的進出「翻入翻出」,那種充實的感覺,磨擦著細肉,有種說不出的滋味,而且慧萍的小穴比較淺,插深一點,就頂到她的子宮口,龜頭碰上去,感覺被吸吮,我將龜頭插到子宮口旋轉兩圈,慧萍也不時的發出「嗯… 啊…」  的聲音回應。  因為我已經射精多次,龜頭好像麻木一樣,抽插約二十幾分鐘,慧萍已有兩次高潮,我還沒有想射精的跡象,我將陰莖深深插到底,連續旋轉,慧萍直叫「我完…蛋了,我……又來了」,她又再一次高潮了。  慧萍身子顫抖停止後,我將陰莖抽出,離開慧萍的小穴,換插入躺在旁邊大姊的陰道。  大姊因剛剛在旁邊看我與慧萍的活春宮,小溪流水不斷,所以馬上就適應我的小弟弟來回抽動,我的雙手也很不安分的愛撫起她的酥胸。  我開口問她「妳很想要嗎?」  她回答一聲:「嗯,今天我終於體驗到做愛真正的樂趣」  我用著是三淺一深的慢慢插她,一下急抽,一下又改正常速度抽送,沒多久,她又喊著「受不了了」,大姊又再一次高潮了。  我把她扶起,讓她跪在床上,從後面插入,有時故意下壓頂到她的G點,插了約十五分鐘後,大姊又來了兩次高潮,看她們兩個身體軟軟的躺在床上,我仍沒有射精的意思,想想今天也射了很多次,就拔出來保持體力,以免精力消耗過大。  因為連續激烈運動後,我們三個人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著了。  後來在廠內工作時,她們兩個看到我在旁邊,有時會故意把兩腿張開,挑逗我的性慾,讓我看她們半透明的內褲及包覆突突的陰戶,相對的,我也會把舌頭伸出往上舔一下的動作。  有時中午休息時,大姊也會找我到倉庫內,直接打一炮解解悶。  當然慧萍有時會找我到她宿舍內直接做愛,而大姊怕東窗事發,偶爾假藉與慧萍一起到外面吃個飯或逛街名義,我們三個人到汽車旅館大玩3P,或許大姊心?更喜歡三人行的滋味。(3)芸茹紡織廠現場是絕對禁煙的,所以抽煙一定要到指定抽煙室哈煙,許芸茹是廠內唯一抽煙的女孩,她已有22歲了,沒結婚也沒有男朋友,據說她以前在國中時就是有名的『落翅仔』,所以她非常大膽開放,可能這也是大家不敢追她的原因。  有一次她穿寬鬆短裙在機台上換紗線,我從下面過時,抬頭一看,看到?面粉紅色絲質透明內褲,剛好她頭往下,看到我看她的內褲,她也不會忌諱,還開玩笑問:「看到什麼顏色?漂亮嗎?」  「喔!好像是粉紅的喔,包的突突的,還看到有幾根毛ㄋ!」  我也大膽開玩笑的回答。  「看到有什麼關係,看得到,卻吃不到,賺懶較硬啦!」。  聽她講話真的是有夠機車,因為她不會做作,個性非常直率,有什就說什麼。  有一次,她腳扭到無法騎車回家,問我她回家時,可不可以順便載她上下班,我想反正我上下班只要稍為繞一下,也就答應她。  大概一個禮拜一二次載她回一次家,載她上、下班的日子時,途中兩人無話不說,有一次,我問她,憑她的身裁( 她的胸部不大,大概只有A+而已)、臉蛋,應該有很多人追才是,她告訴我,她在國二時,有個男朋友,是大她一屆的學長,而且兩人也發生過關係,但兩人關係只維持一年多,她的學長又與她的同學最好的好朋友在一起,且也與她同學發生關係,於是她感覺她的學長只是在玩弄她的肉體,所以兩人就分開了,她說她真的傷心一陣子。  有一天下班前,女生宿舍浴室電燈有問題,課長說現場設備要搶修,就叫我去處理,我拿著鋁梯及工具箱就到女生宿舍,一到房間走道,就看到芸茹只穿著胸罩及淡黃色小內褲從浴室出來,看到我,芸茹「阿」  了一聲,急忙把手上衣服往身體上遮,並且急忙解釋說:「我以為宿舍只有我一個人」  「芸茹,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ㄉ,我要去修理電燈」  「沒關係,反正重要部位有遮到,看得到,又吃不到!」  我心?想,怎麼又是這句老詞,等一下惹到我受不了,我就把你強姦了。  「芸茹,坦白說,妳ㄉ身裁真ㄉ不錯」,女孩子最喜歡聽這種話了,芸茹聽到後,臉上一陣紅咚咚,嘴角也笑出來。  「謝謝你的贊美,好啦,你快去工作,我也要去吹頭髮啦!」  檢查後,發現原來是燈管啟動器壞掉,一下子就搞好了。  反正快下班了,我也不想回現場參加搶修,就去敲芸茹房間門。  「誰?」  「我啦,芸茹,我可以進去跟你聊天嗎?」  「好,小賢,你等一下」,我想,她一定是穿衣服、或將房間稍為收拾吧,一下子芸茹就把門打開,「進來吧」  芸茹身上多了一件粉紅色連身半節式睡衣,材質有點半透明,可以看到?面只有胸罩及低腰小內褲。  然後她坐到床上,我坐在對面椅子上。  「芸茹,你ㄉ房間很整潔ㄝ」  「小賢,前一陣子,麻煩你,真ㄉ要謝謝你載我」  「順路而已,妳客氣什麼。  對了,上次你說妳以前的男朋友也就是妳的學長,到底為什麼會變成追妳最好的同學」  芸茹好像蠻傷感的,兩腿伸起盤腿而坐,我坐在對面,看到她的淡黃色小內褲包著突突的陰戶,我真想把她按倒把她強姦算了(但我這個人有個怪癖,做愛一定要男女雙方都有意願,也就是你情我願,這樣做起來才真的享受,這一點相信不管男生女生,絕對都有同感),我怕芸茹看到我的窘態,馬上把眼睛移開看她的臉。  「其實很多男人的外遇或追求的對象,都是像我一樣,是最要好的死黨朋友。  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不要再談傷心往事了」  我看到她外表好像什麼都不在乎,其實內心是脆弱的,我看到她的眼?已經有點紅紅的。  我起來坐到她旁邊,左手握住她的肩膀?:「芸茹,不要壓抑自己,想哭就哭出來,哭完妳會覺得好一點,反正結婚前認清他的個性,總比等到結婚生子才發生這種事要好的多」  「小賢,你真的是一個體貼的好男人」。  說完臉頰靠到我的肩膀上,眼淚馬上流出來,我輕拍她的肩膀。  我心?想,我的陰謀詭計又要得逞了。  與女孩子談傷心事,她的內心中一定會傷感,內心非常的脆弱,而我們這些不是屬於帥的男人,適時的表現出關心,好像把她當成哥們兒看,再強的女人也絕對會敗給你。  等到芸茹哭泣一陣子之後,我的雙手摸到她臉頰,用兩手姆指把她臉上的眼淚\r擦去,然後說:「芸茹,都過去了,別想那麼多」,她眼睛看著我,我的嘴唇輕輕吻她的嘴唇,然後我看著她,芸茹把眼睛閉上,這個時後,我知道,芸茹妳又要給我弄了,絕對是肯定的。  我的嘴唇輕輕吻住芸茹的嘴唇,舌頭伸入她的嘴內,芸茹立刻使用舌頭與我的舌頭互攪,我的右手輕撫她的左邊乳房,一下輕撫,一下子又輕捏,她乳房剛好一手掌握住,非常堅挺。  芸茹的嘴雖然給我蓋住,但仍然發出「嗯」  的聲音,我的嘴唇離開她的嘴,輕吻她的耳垂,舌頭輕舔耳根,沒想到芸茹雙手把我緊緊抱住,嘴?發出「嗯…阿…嗯」  的聲音,我知道耳垂附近是她的敏感處,我馬上又靠到她的耳洞處,用舌頭輕舔,並故意鼻子吐氣到她的耳內,接著舌頭也鑽入她的耳內打轉。  「阿…小賢…你好會調情喔!…這樣舔 …… 好舒服哦…我受不了…」  「芸茹,我有沒有比妳以前男朋友厲害」  「…阿……有…他那能跟……嗯……你人又好…又溫柔……你比…嗯……你比他強…多了…阿……我真的受不了」  我的右手輕輕將裙角拉起,直接伸入她的大腿,上下來回輕撫她大腿內側,慢慢往她兩腿會合處撫摸。  芸茹的雙腿慢慢分開,摸到她的絲質小內褲時,原來她的淫水已經溼到滲到內褲,都已溼溼的一片。  「芸茹,你流出好多水喔」  「小賢,你……真的摸……的我很舒服……嗯…而且我與…我學長分手…阿……後…我就沒有……再與別的…男人做……過愛……嗯…阿…好爽喔…」  「芸茹,那妳平常怎麼解決性的需求,有沒有自己自摸過?」  「有ㄚ…但沒…有你……摸的這…麼爽…」  「芸茹,把內褲脫掉,好嗎?」  芸茹把整個臀部稍為挺起,我就把她的小內褲往下脫掉,再把她的睡衣往上拉脫掉。  我趴在她身上,吻著她的耳垂及脖子,只聽到「嗯…阿…阿…」  的聲音從芸茹嘴中發出,慢慢往下吻,舌頭隔著胸罩輕咬芸茹的奶頭,芸茹的胸罩是開前式的,我兩手一按,胸罩上兩個罩杯就分開了,順著肩帶將它脫離,我的舌頭就在乳暈處打轉,偶爾勾舔一下乳頭。  我的右手往芸茹的陰唇處輕輕上下撫摸,而從陰道口不斷的流出水來,我的中指在小縫上輕刮,偶爾把水帶到陰蒂處,讓陰核溼潤,中指偶爾停留繞著陰核輕輕劃圓圈,芸茹兩手把我的右手抓住,我又把中指離開到陰道附近,輕輕撫摸她的大陰唇。  我的舌頭順著芸茹的身體往下舔,舔到肚臍處,舌頭又停住,在肚臍眼打轉,偶爾把舌頭伸入肚臍眼。  「小賢…你好…會舔…喔……我以前都沒…有這種…感覺…阿…」  廢話,以前你們只是國中生,只知道「性衝動」,那懂得「性愛」  享受。  我繼續往下舔,舌頭順著大腿內側往下滑動到膝蓋,再慢慢往上舔,芸茹整個身體抖了一下,皮膚起雞皮疙瘩。  「喔…好癢」  我將頭埋入她兩腿處,她的陰唇還是淡粉紅色,看起來她還真的沒有常做愛,很少被開發使用,我用舌頭輕舔大陰唇,因她剛喜完澡,有一些沐浴乳味道,芸茹整個陰部都是水,舌頭將她所流出的水舔起吞入嘴?,味道真的很棒,再往下刮舔,舔到陰道與屁眼中間會陰處,再舔芸茹的菊花整個輪圈,看到芸茹菊花穴收縮夾緊,我舌頭一離開又放鬆。  芸茹的臉剛好往我的陰莖方向側躺,看到我的堅挺陽具,馬眼上也已流出透明的水,芸茹用手緊握我的陰莖,輕輕的上下套弄。  我問:「芸茹,幫我吸一下,好嗎?」  「我沒有過ㄋㄟ」  「妳把舌頭舔整支陰莖,再將整個嘴巴含進去,不要咬到,就這樣」  芸茹真的就伸出舌頭,順著陰莖上下刮著。  「芸茹,不是用舌板刮,你用舌尖輕輕碰觸抖動的舔」  一下子,芸茹已經慢慢習慣了,技術也越來越好,上下順著陰莖血管舔了約三、四十下,芸茹張開嘴,就把我的陰莖含進去,但只是一直含著。  「芸茹,妳的嘴唇可以輕輕碰到我的陰莖,慢慢套下去,然後,再稍為吸住往上帶,這樣來回就會感覺非常舒服」  芸茹領悟很快,上下含放速度慢慢加快。  「芸茹,上下吸放一陣子,可以停在龜頭處或套到底,用舌頭舔馬眼或整個龜頭稜肉的地方,可以避免嘴巴酸痛,或頭上下擺動不舒服」  經過我這個名師的調教,芸茹已很會「吹喇叭」  了。  我的陰莖也隨著芸茹嘴巴上下吸放套弄,越來越硬直立著,像一根藤條一樣。  芸茹也受到我舌頭舔她凸起充血的陰蒂,身體慢慢繃緊,我想她應該快高潮了,我加快舔弄,偶又用嘴唇輕輕含住陰蒂,舌頭在?面打轉。  一下子,芸茹的手抓起旁邊她脫下的睡衣,緊緊握住,身體稍為弓起,嘴?發出一聲「阿」,陰道?一陣一陣流出一股熱液,我馬上將嘴貼住,舌頭繼續舔她的小陰唇,頂碰陰道內,把流出的熱液全部吸入嘴?吞下,有一點點黏黏的,並無腥味,等到芸茹整個身體軟下去,我的嘴巴才離開,我的右手繼續撫摸陰核處劃圈圈,舌頭舔她的大腿內側,一下子芸茹又有反應了,嘴巴又含住我的陰莖。  「芸茹,我想插進去,可以嗎?」  芸茹頭輕點兩下,我也爬起跪到她兩腿之間,抓著陰莖,龜頭在陰道上下磨擦,龜頭也沾滿了芸茹所流出的水。  「芸茹,我要插進去了,如果妳不想的話,現在還來的及,我就不要插進去,妳可以用嘴巴幫我弄出來」  「小賢,反正我早就不是處女了,你直接插進來吧,我下面也癢的要死,現在也需要你那一根插進來,解解癢,我也想嘗嘗跟你做愛的感覺,一定很棒,人生本來就要及時行樂,不要任何事到後來才覺得可惜、才來後悔」  我將龜頭對準陰道口,輕輕緩慢的時進時出,感覺陰道口收縮,我知道她一定又流出淫液,順著陰道內淫液潤滑,我身體下沉插入,芸茹的陰道真的非常緊。  「哦…小賢,痛,我已經很多年沒有被男孩子插過,不要這麼痕,我的陰道快被你撐破掉」  「芸茹,我慢慢動,一下子就好了」,我上下慢慢抽動,插入時慢慢加深。  「小賢,你這樣慢慢插,我?面越來越癢,你加快一點好嗎?」  我用九淺一深方式抽送,約一兩分鐘後,我直接整根插到底,龜頭旋轉二三圈又拔出。  「小賢,你這樣插,我洞?好爽,旋轉時,洞?麻麻的,好舒服喔」  我又改用三淺一深方式插法,插到底後旋轉兩三下,芸茹的手抱住我後背,約插了三、四百下,芸茹越抱越緊,我也加快速度,直起直落抽送,快速抽插一陣,又改正常慢速抽送,搞的芸茹感覺一下升天,一下又跌到谷底,七上八下,幾次以後我又一直深深插入狠狠頂入,嘴巴微開,「嗯… 嗯…」  的呻吟著,沒幾下芸茹把我緊緊抱住,整個身體抽搐顫抖,「阿」  了一聲,芸茹已經高潮了。  我繼續抽送,約一分鐘後,芸茹又復活了。  「小賢,原來做…愛可以連續的做,我又…想要了,喔…不要停…」  我抬起芸茹兩腿,手指摳住她的腳指,並放慢抽插速度,改用六淺一深,舌頭舔芸茹的小腿。  芸茹好像受不了,自己將手指放在陰核處,自己劃圈圈揉轉,約四五分鐘後,我感覺芸茹的腳用力伸直,腳指往下僵硬彎曲,我加快抽送速度,約二三十下後,深深插入到底,龜頭旋轉陰道,芸茹的手指也加快劃圈圈速度,芸茹又高潮,龜頭感覺被溫水一陣一陣澆到一樣,陰道也一縮一放,我精門一鬆,直接射到芸茹子宮內。  芸茹被我子子孫孫熱精液射到,她嘴?長呼「阿」  的一聲,然後「呼」  吐出一口氣,兩手緊緊把我抱住。  我才想到:「芸茹,我把精液射進去,你會不會懷孕」  「小賢,沒關係啦,懷孕有小孩的話,我就幫你生一個ㄌ」  「芸茹,真的有小孩,我會負責的」  我很緊張的說。  「你喔!騙你的啦!我的月經再過幾天就要來啦!安啦!」  真的嚇我一跳,真的有孩子,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樣負責ㄋ。  當然,我在廠?還有跟好幾個女孩子發生關係。  還真的有一次跟一位年輕的有夫之婦搞到懷孕,因為那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太用力,還是她陰道淺,把她陰道內的避孕環弄歪了,搞到她自己買藥催經流掉,害我兩個月都不敢與她做愛。  芸茹有時叫我載她回家,當然我們是先去汽車旅館先做愛一下,再送她回家,所以只要她要我載她時,我就知道,今天她又要跟我打炮了,有一次我事先吃一顆牛鞭丸增加硬度,結果,插到她跟我在汽車旅館原本要休息,變成過夜了。(4)麗娜自從與佳惠發生關係後,她在上班時常跟我打情罵俏,她同班最要好的大姊頭麗娜及台東的原住民淑珠,看在眼?,常開玩笑地說,我們應該有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並說佳惠整個身體及動作都有很大的變化,應該早就發生關係了。  當然,我也大方的回答:「是啦,佳惠早就跟我有發生關係,她是我老婆,只是我們差那張結婚證書而已」。  佳惠也會害羞臉紅,笑而不答,不承認也不否認。  所以只要她們有任何活動時,必會找我這位她們班內的准女婿一起參加。  有一次,剛好課內中班值班同事臨時請假,由我繼續上班去代班,剛好跟佳惠她們同班,因為機台很順,我就去她們工作區聊天打屁,當然也順便看麗娜小屁股印出內褲的痕跡,及其他女孩有時不注意時春光外洩的情景。  在下班前一個小時,佳惠跟我說:「等一下下班後,我捫兩個一起吃宵夜」。  「好呀」,我想佳惠應該另有目的,可能想跟我去旅館過夜吧。  「喔~~,吃宵夜,也不找我們一起去」,淑珠聽到我們的談話。  「我也要去」,麗娜也附和的起哄。  我心?想:「完蛋了,這兩個女孩是來亂的,今晚又沒有搞頭了」。  佳惠無耐的說:「好啦,好啦,大家一起去,這樣可以吧」。  一下班,麗娜叫她老公先回家。  我們四個人分乘兩部機車一起去吃宵夜。  等著老闆娘炒菜、燙水餃時,淑珠說:「小余,天氣那麼熱,要不要先來兩瓶啤酒解解熱?」  ,原住民嗜酒、大方的本性展露無遺。  「好ㄚ,大熱天,喝冰啤酒最爽了」  我當然義不容辭的回答。  「小余,我也要」,麗娜也跟著說。  「難得跟小余跟我們同班,今天宵夜要好好享受一下,大家都喝一杯吧」,佳惠也跟著說。  一頓宵夜下來,也不知佳惠幹什麼特別爽快,一直跟人喝乾杯,我看已經凌晨2點多了,佳惠也大概有八分醉了,我便提議,回家吧。  我要載佳惠時,麗娜說佳惠回宿舍由淑珠載,我回家比較順路,請我載她回家。  等到與淑珠及佳惠分開後,麗娜問我,明天是不是放假。  因為今天連續上兩班,明天當然無法上正常班,當然補休啦。  麗娜便提議去唱唱歌,放鬆自己。  我問麗娜,這麼晚回家,她老公及小孩不會想她嗎?沒事吧?「沒事,我已經跟我老公說,今晚去淑珠家去睡,明天一早再回家」  「那好吧,咱們去舒解一下心情吧」  在KTV一邊唱歌一邊聊天,麗娜也談到她與她老公,從認識到目前生活,也聊些佳惠對我的感覺(佳惠對她像親姊姊一樣,所以無所不談)。  「小余,你到底與佳惠有沒有發生過關係沒?」  麗娜突然問到。  「娜姊,妳怎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  「我只是好奇,看佳惠蠻快樂的,對你也很特別,而且女人的感覺是很敏感的,我認為應該是有了吧!」  「娜姊,妳不要跟別人說喔!上次我們去烤肉那次,回程時,佳惠就把她的第一次給我了,那妳第一次在什麼時候發生的?」  「我在高一時,就把第一次給了我老公,那時我們感情很好,但我高中一畢業就結婚了,生完小孩後,我發覺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常為了一些事情吵架,有時還會為了房事也吵。  所以今天我想放鬆一下,故意叫淑珠載佳惠回去,找你陪我唱歌,自己對自己好一點,快樂一下」。  「娜姊,反正只有我們兩個人,唱歌也無聊,浪費錢,我看買一小時結帳,我帶妳去一個,我心情不好,時常去的地方,包妳心情舒爽」  「好阿,現在就走」  我載麗娜約十分鐘車程,到附近山上看夜景、及遠眺海上補魚船燈。  「哇,好漂亮喔!我第一次來這裡」  我拉著她的手,到一塊空地,草地上坐下來。  我跟她講解那燈火是那邊,不知不覺我把手放到她肩上,她身體震了一下,但沒有不悅,也沒有閃開。  「娜姊,我們這樣子,好像是一對初戀的情侶?」  「小余,今天我們就不要想其他事,好好享受這大自然美景吧!」  我的手稍為用力拉她的肩膀,麗娜也自然的把頭靠在我的肩上。  我把鼻子放到她頭上左右摩擦,聞到她髮香,我的小弟弟又開始衝動了。  「娜姊,妳好香喔!」  「小余,你嘴巴好甜喔,騙了很多女孩了吧?」  「沒有啦!」  麗娜把頭抬起看我,我看著她的眼睛,我們互看了約一分鐘,麗娜把眼睛閉上,嘴唇微開,我看她這樣子,就將手用力把她身體拉過來,我把嘴唇親上她的嘴唇,沒想到麗娜馬上把舌頭伸過來,跟我的舌頭打起架來,兩個舌頭糾纏在一起,我們這樣一邊舌吻,我把手也放到她胸部,慢慢輕揉輕捏著。  「嗯...嗯...嗯..」  麗娜不時發出輕聲。  我把嘴唇吻到她的脖子,她身體輕輕抖了一下。  「小余,你..摸的我,.好..舒服喔,你好會吻哦.嗯..嗯...」  「娜姊,每次看到妳穿緊身褲,屁股印出小內褲痕跡,那種性感的樣子,我回去後,都會幻想著跟你做愛,自己打手槍」  「嗯..你可以..找佳惠做.呀?.嗯.幹..嘛自己..打手槍?..你真的會..想..我.喔?」  「說實在的,我比較喜歡有經驗的女人,而且看到穿低腰性感小條內褲,印在褲子上時,不知不覺性慾會增強,跟妳這麼性感的女人做愛,應該會很爽,而且有時幻想,會比真正的做還要爽ㄋ」  我把麗娜上衣扣子解開,把她胸罩扣子拉開,胸罩整個鬆開,直接摸她的乳房,她的胸部非常堅挺,皮膚也很細,大概是32-A而已,所以我一手就能掌握,手心一直摩擦她的奶頭,一下子,她的奶頭挺立起來,越來越硬。  「嗯..小余,你摸的我..好舒服喔,捏大力一點.哦.沒關係,這樣會比較舒服..嗯..哦..」  麗娜也把手放到我小弟弟處,輕輕撫摸抓捏著我的陰莖。  我也把手往下移,因為她穿的是踏腳褲,質料比較薄,我把手指放到她陰部,上下游走,感覺她兩片陰唇有些肉非常軟,摸起來非常舒服。  一下子,她的褲子有一點溼了。  「麗娜,你很容易動情ㄋㄟ,下面好溼哦!你老公好幸福喔!」  「小余,好舒服喔,...嗯...嗯.我受不了了,..我幫..你吹一下,讓你的懶較...硬一點,..等一下..插進來,比..較爽」  麗娜把我皮帶解開,拉開拉鍊,把內褲拉下,我的小弟弟重見天日,把頭抬的高高的,麗娜從她皮包取出面紙,然後吐口水在龜頭上,再用面紙擦拭清潔,我問她在幹嘛?原來她怕有污垢及味道,連續擦了三次,麗娜就一口含住龜頭,舌頭輕挑稜肉,舌頭轉了三四圈後,嘴巴放鬆直接含下去,舌頭上下舔弄。  「麗娜,好爽喔,妳好會吸喔!」  麗娜不理我,開始上下含吸,外加舔、打,真的吸的我很舒服。  「喔,好..舒服,麗娜,這樣吸,我一下子就會給你弄出來」  「吸快一點,好舒服」  我雙手抓著麗娜的頭,跟著上下搖擺。  麗娜大概吸了八、九分鐘,我感覺快射精了,雙手也儘量把麗娜的頭往下按,麗娜也感覺到,我快出來了,她停止動作,嘴唇含著龜頭,舌尖輕輕在龜頭肉稜處打轉,雙手抽出面紙,然後又繼續含下去,用力吸起,她上下套弄速度越來越快,真他媽的爽快,怎麼這麼會吸。  一下子龜頭慢慢膨脹越來越硬挺,麗娜把頭抬起,用她五隻手指輕抓著我的陰莖上下快速套弄,另一手拿著紙巾在龜頭上,我馬上就噴出濃濃的精液,麗娜用面紙全部接住,等到全部射出後她才停止套弄,她再抽出面紙,把我整個龜頭及陰莖擦拭一遍後,嘴巴又含住我的陰莖,上下吸含幾下後,整個身子才起來。  「娜姊,妳真的好厲害喔,這麼會吹喇叭,妳老公一定很幸福」  「小余,可不可以不要談他,最近幾個月,我跟他大概一個多禮拜才做一次,今晚就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我的年紀比你小,你不要每次都叫我姊姊,你直接叫我名字,好嗎?平常看你對佳惠那麼溫柔體貼,我真的很羨慕佳惠,今晚我想跟第二個男人做愛,比較一下不同的感受,你願意跟我做嗎?」  「麗娜,我早就有一股衝動,只要有機會,一定要跟妳發生關係,那怕只有一次,我就心滿意足了,不管是用強的,還是兩情相悅的做,都好,只是妳跟佳惠這麼好,如果給佳惠知道了,那事情就大條了。」  「哦,你有夠老實喔,你、我兩個人都不說,誰會知道,難道要在廠內公佈欄公告,四處宣傳,給大家都知道嗎?並且我也不敢給我老公知道,對吧!」  我馬上把嘴唇吻到她的脖子,舌頭輕括,麗娜身子振了一下,我想這應該是她的敏感帶吧。  我繼續吻到她的胸部,她的奶頭大小像尾指一樣大,在月光下,它的乳暈顏色不會很黑,我輕輕在乳暈處打轉舔著,一隻手在她陰部上下括著,有時在溪谷上方輕輕旋轉劃圈圈。  麗娜不時發出「..嗯...嗯..」  的聲音。  感覺到她的陰道一直流出水來,褲子又比剛才濕了。  「麗娜,妳流好多水喔,褲子好濕哦,把褲子脫掉好嗎?」  麗娜雙手環繞我的頸子,把屁股稍為抬高,我就用手把她的外褲往下推,她也把腳弓起,很快就把她的外褲脫掉了。  我的手指在她的大腿內側上下游走,偶爾在她陰道處,隔著絲質內褲上下撫摸,我的陰莖又再度翹起。  我把頭慢慢往麗娜身體下方移動,舌頭舔到她的肚子,雖然她已生過小孩,但小腹並沒有很大,也看不出有妊娠紋,她的內褲下方已被她流出的水,褲底整片已經全濕了,也增加我撫摸陰唇的潤滑。  我抬起頭,兩手抓著她的小內褲褲頭,麗娜也配合著挺起屁股,她今天穿的是半透明薄紗藍色小內褲,前方網狀蕾絲,有幾根陰毛還插出來,上方還有個小蝴蝶結。  脫掉她的內褲,她的陰毛濃密,我把嘴唇舔到她的大腿根部,鼻子靠在陰道位置,味道有點尿騷味。  「小余,我還沒洗澡,味道不好,很髒的,我先用面紙擦一下」。  看來,麗娜應該是很喜歡給人舔陰部。  麗娜起身,兩腿張的開開的,陰道口已經張開一個大洞,麗娜用面紙將陰道擦了兩三次,把面紙往旁邊一丟,兩手又抱著我,舌頭伸過來,繼續舌吻起來,她一隻手伸到我的陽具處,五指抓著,上下撫摸套弄起來。  麗娜套弄力道拿捏的恰好,而且她的舌頭真的很會纏繞,我怕一下子又被弄出來,趕緊把她身體整個放平在地上,心?想,這麼風騷的女人,一定要多花點時間讓她感覺不同做愛的滋味,以後才會有福利可享。  我的嘴唇與她的嘴唇慢慢分開,舌頭輕舔到她的脖子、乳房、肚臍眼,慢慢舔著下去,舔到她的陰道旁時,剛擦過的小溪谷,又已經濕淋淋了,我把她的陰唇稍為用手指張開,輕輕往上拉開她的包皮,看到上方陰核明顯突出,我用舌頭輕輕在它四周輕舔、打轉,那一粒越來越大,越來越硬,陰道也流出更多水出來。  「喔!...輕一點,.哦..舔..的我.好舒..服..喔..嗯..」  我把舌頭捲起,伸入陰唇內,舌頭進出陰道,搞的麗娜淫水直流。  「小余,..你好..厲害.喔..我老公.沒有..你會.舔.嗯..哦」  「你的懶較..快.插..進來.嗯..小穴?..面..癢死了..嗯.」  我用手指把她的陰蒂輕輕稍為捏住,就用舌頭順著陰蒂四周打轉,偶爾輕咬一下,再放開,舌尖上下勾碰,輕輕的碰觸麗娜的陰蒂。  「小余..嗯..我真的受不..了.不.嗯..不要再逗..我了..我下面..嗯..嗯..好癢.阿..快....點插..進來.嗯..嗯..」  我加快舔她的陰核,也把一隻手指在她的陰道口,來回抽送,麗娜偶爾隨著手指抽送,也把身體上下擺動,想讓手指插深一點。  我把手指抽出,整支手指沾滿麗娜的淫水,我放入嘴中把手指上的水舔乾淨,味道不錯,沒有腥味。  「阿...小余,你還把我..流出的水..吃進去,我太感動了」  「吃妳流的水,表示我心中對妳的愛慕,況且我喜歡妳的味道」  我又把舌頭舔她的陰核,手指在陰道口撫摸,摸那嫩肉的感覺,真的好舒服,手指跟整片陰唇一下子又濕淋淋了,我把手指插入來回抽了約三四十下後,插到底往她的肚子方向勾弄,指頭碰觸她的G點位置,麗娜兩手把我肩膀用力抓著。  「哦..我快..死了..小余..把你.手指.動一..動..好.舒服..喔..就是..那?..你好會.摸.哦..嗯..嗯..哦.」  我把手抽出滑到她的會陰處,輕按及畫圈圈,再滑到她的屁眼上劃圈圈,麗娜整個身體用力僵直,我用手指把她流出的淫水,一下一下帶到屁眼,她的屁眼四周一下子也沾滿了她的淫水,手指在她屁眼劃圈圈,有時有意無意的輕插她的屁眼,剛開始,麗娜用力把屁眼縮的緊緊的,後來,經過輕插了五六下後,她的屁眼慢慢放鬆,手指可插進她的屁眼內。  「小余,..不..要插..那?,...那?..很髒..」  我不理她,約插了十幾下,麗娜也好像感覺特別爽,一直發出「嗯..嗯....哦..哦..」  的聲音。  便改用舌頭舔她的菊花輪四周打轉,手指挖弄她的G點位置。  「哦..好爽.喔..我老公不...曾弄過.那?..小余.我愛..死你了...哦...爽呆了」  「麗娜,舒服嗎?」  「小余..難怪佳惠..這麼愛你...你好厲害..我.受不了了..真的..會死掉..喔.早知道..我早點..給你..幹了」  「嗯..快點.嗯.嗯..快把..你的..懶較..插進來.嗯..哦.」  「哦...我.癢.死了..嗯.快點..給..我..嗯..哦」  我把手指抽出,嘴唇吻住她的陰唇,吸取她流出的水,手指在陰蒂處劃圈圈輕揉。  偶爾改用舌頭抽送她的陰道。  「我不..行了...喔..快.來了..小余..不要停...嗯...嗯..手..指...揉..快..一點..好爽..哦」  我用單手把我的褲子脫掉,爬起來,把我的陰莖對準陰道口,直接插入麗娜的陰道內,她?面溼淋淋,一下就插到底,麗娜輕呼「哦」  了一聲。  我不給她喘氣機會,就用三淺一深抽插法連續抽送。  「小余...插快..點..我快..出來了..哦..嗯.好爽..」  我改用直起直落快速抽送,麗娜雙手把我身體一直往下按,雙腿伸直。  我把她的胸罩往上撥,一手抓捏她的乳房。  連續抽插約十幾分鐘後,麗娜不時挺起臀部,而且兩手越抓越緊,我越插越快,搞得我滿頭大汗,有時還把汗滴在麗娜的胸部。  「嗯..哦..插..快..點,..哦..我..不行..了....要死..了...嗯..來..了..哦.」  麗娜屁股挺起,全身振了一下,龜頭被一股暖流沖刷,麗娜陰道也忽緊忽放,我把龜頭插到底,整根旋轉著,麗娜已經高潮了,趁此機會,我也稍為休息一下。  慢慢我又繼續插入拔出,插到底時,龜頭感覺碰到什麼東西。  「麗娜,妳陰道內好像有東西」  「可能..是避孕器..吧,等一下,你.就.直接射..進來」  我放慢地繼續抽送,約抽送二十幾下,麗娜雙手又抱緊我。  我也把舌頭一直舔她的脖子及耳陲。  麗娜高潮後,馬上又有感覺了。  「小..余..你插的..我好舒.服哦..插..深一點..爽死了」  「嗯..就這樣..嗯.插快一.點.嗯.我...老公沒..有你這..麼會插......快一點..哦..哦....好爽..喔..」  麗娜也運用陰道收縮夾放功夫,讓我陰莖舒服透頂,偶爾她的淫液也流到我龜頭上,龜頭被滴一下、滴一下,又被夾一下,真的非常爽。  「麗娜,你下面很會夾,夾的我好爽」  「小余..你的懶..較..好硬,.插..的我也..好爽」  「對,就是那?..嗯..頂到..我.的子宮..好舒服..哦..嗯」  「嗯..嗯..小余..我.嗯....又快來了..嗯..嗯..」  「麗娜,我也快出來了,等一下,我把我的子子孫孫,通通射給你」  「嗯..嗯..喔.好爽..插快點..把我子宮..灌滿..沒關係...嗯.哦..哦.插..快點....深..一點....哦..用力...不..要.停..嗯..」  「哦..快點..哦.我..快來了..要死了..哦..小余..好爽」  「對..就..這樣.哦..爽死了...太..舒服.了」  我把麗娜兩腿抓起,然後大起大落抽送,儘量插深一點,龜頭也一直碰到她的避孕器,抽送約每十來下後,我就把龜頭插到底旋轉,增加龜頭的摩擦,真是爽呆了。  「哦..好爽...小余..插快..點..嗯..嗯..我快..來了」  麗娜兩手放到我屁股上,把我越抱越緊,一直往下壓。  「就..這樣..就是那?..嗯..嗯.好癢..呀...哦.」  「麗娜,我也快射了」  約抽送七、八分鐘後,麗娜兩腿僵直用力,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我的龜頭也慢慢膨脹,忽然麗娜的陰道內射出一股暖流,那水澆灑在整個龜頭上,她的陰道忽夾忽放的吸吮,我也受不了,我加快速度抽插,約二十幾下後,直接把濃濃的精液射到她的子宮內。  只聽到麗娜「阿」  的一聲,雙手把我手臂緊緊抓住,她全身僵直約一分鐘左右,口中「呼」  的吐出一口氣,然後整個身體軟下去了,我的陰莖在她陰道內,享受著夾放及熱流包覆的感覺。  「呼..小余,你好會做愛喔,我被你插的真的舒服極了!」  過了一會,我的陰莖慢慢軟了下來,麗娜抽出身旁的面紙,我把陰莖抽出,陰道張了一個大口,我的精液跟她的淫液慢慢往外流出,麗娜趕緊把紙巾塞到她的陰道口,再抽了兩張面紙給我擦拭濕淋淋的陰莖,她蹲在地上,肚子吸氣用力,再擦拭了兩三下,站起來把內褲穿上,再穿上緊身褲,並把胸罩拉下扣子扣好。  「小余,剛開始我本來想,找你嘗試不同男人做愛的感覺,我們只要今晚發生一次關係,讓我嘗試不同男人做愛的感覺,但經過剛剛與你做愛,真的很爽,好舒服喔,我想以後我還會想跟你繼續做,可以嗎?但絕對不能給別人知道哦」  「麗娜,其實剛開始,我以為你是在測試我,我真的怕妳跟佳惠講」  「不會啦,今晚的事情,就當做是我們兩個秘密,不可跟別人說,況且為了我兒子,我也不可能跟我老公離婚,當然更不會想破壞你跟佳惠兩個的感情」  「麗娜,我剛剛一直碰到妳的避孕器,又把精液射進去,會不會有問題,假如懷孕了,怎麼辦?」  「哦!看你長那麼大,你媽小時候沒給你做膽哦,膽子很小內,我裝了三四年了,跟我老公做愛N次,都沒有問題滴。  安啦,如果懷孕的話,那我就幫你生一個啦,帳算到我老公頭上,別想那麼多,快把褲子穿上,天亮了,送我回家啦」  看看手錶,已經是凌晨五點三十六分了,天已經開始慢慢亮了。  我直接送麗娜回家。  後來,麗娜在旁人前,也不敢跟我太過於親切,怕別人閒言閒語,畢竟她老公也在廠內工作,一個月頂多跟我做愛二三次,因為我的時間不夠,況且還有其他的女人要應付,並且她上下班老公都陪著,只有中午時,利用吃飯時間,假藉上廁所擺脫佳惠及淑珠,跑到宿舍內匆匆打一炮,不過有時那種害怕又期待偷情的感覺,更讓人興奮,做起愛來,又是另一種的感覺。